九公升汗水

JOJO相关: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全职韩叶】露骨而隐晦

-韩叶AU 竹马X竹马

-PO主脑子需要两颗女娲石系列

-乡土气息重!慎慎慎!


---------------------------------------------------------------


叶修一开始是个在地铁站口摊大饼的。他占的那块地儿风水好,人杰地灵,分分钟大几十毛钱上下,遇到大方的顾客一打就三鸡蛋,更是富得流油。

他每天一大早推着烙锅,隔夜没卖完的面糊往身边一搁,右手抄勺左手打蛋,时不时还得提防着嘴里那半截烟抖落的灰掉进饼里——其实他自己觉得那样味儿足,带劲儿,但是顾客不喜欢。

久而久之叶修算是地铁站口一朵巍然不动的摊饼花儿,辨识度高,忠实客户也不少,酷到周围几个卖切糕的纷纷挪位,另寻高就去了。

 

但是最近红绿灯对面开了家卖茶叶蛋的,一股卤味香飘十里。

叶修和熟人打听了一下,说是那边物美价廉,比名品街里茶叶蛋专卖店卖的便宜,个儿大流黄,让普通老百姓用半小时的工资就能尝上一口属于壕的滋味。

垄断变成了寡断,产品分化变得极其重要。叶修摊个饼而已,头一天晚上都得想着自己明天是用糙面还是绿豆面,心累的不行。

不过他也不着急,08年经济大萧条他半个月卖不出三张摊饼的时候他也没着急。

就这么过了好几个星期,直到有一天叶修早上推着车出来摆摊的时候见着自己的位置被一人一炉给占了,炉子上放着口钢锅,里面叽里咕噜地滚着茶叶蛋。

这就踩到他底线了。

现在实施开放经济,每个人都有一次成为个体经营户的权利,更何况这种无证餐饮业,别人爱卖蛋还是爱卖菊跟他都没关系。不过跑出来乱占别人的摊位还有没有企业社会责任感了?

叶修心中呸了一声,板齿紧紧咬着烟屁股,跑到茶叶蛋铺子面子「哥们儿,卖蛋呢?」

卖茶叶蛋的正忙着换炭,忙得很,头也不抬地回答「茶叶蛋一个五块两个九块九毛八,概不议价。」

「这么便宜?!」叶修惊得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虽然对这家的亲民价格早有耳闻,真的听到还是忍不住虎躯一震,花容失色。

那边摆弄完了炭,装作潇洒地用牙齿叼着右手中指的手套尖儿扯下,要不是白手套上沾的那点灰,看起来还挺有那什么执事的感觉。

「来几个?」摊主拽出一个塑料袋就问叶修。

「不不,我不是来买茶叶蛋的。」叶修见情况不妙,赶忙摆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煎饼锅「我也是来卖的。」

「哦。」摊主表情没变化,但是语气里透出了点不屑,手里的塑料袋又给塞回裤子里。

叶修想自己都这么直接的暗示了他为什么还是不懂「咳,哥们儿你能挪个摊儿么,我还得做生意。」

说完他为了让这话显得更知书达理点,还摸头嘿嘿笑了两声。

「为什么?」对方丝毫没有换位置的意思,还拧巴起了眉毛,非常不怒自威。

「啊?」叶修没想到会被反问「我平时都是在这儿摆摊,你不是在对面吗?」

卖茶叶蛋的沉思片刻,再说话时语气格外冷血坚硬「这儿写你名了?」

完蛋了,叶修想,苍天饶过谁。当初他从那个卖馄饨的小伙子手上抢来这位置时候也说了这句台词。

「叶修?」对方仔细打量了叶修一圈,突然念了他的名字,口气也变得格外酸涩微妙。

被叫的人很是纳闷,心想这种卖茶叶蛋的壕难道都认识我?

「我韩文清。」卖茶叶蛋的人脸黑得不行,一头短发勉强盖过发际线,眉眼硬朗,嘴唇薄利,天生一副凶相,仔细看看那叫一个眼熟。

这会儿韩文清英气勃发的五官挨个儿凑在一起,正打量着叶修。

「韩文清?……老韩?」叶修惊得像是扑棱到海岸上的鱼「你不是上大学去了吗?」

 

韩文清是高材生。名牌大学经济系毕业,按理说应该往高级写字楼一坐,朝九晚五吹冷气,拿着红外线小灯指着幻灯片信口开河地胡扯一段不切实际的屁话就能赚上百来个茶叶蛋的那种。

无奈今年竞争激烈,他大学毕业快半年还没找到工作,只能暂时出来摆摊。

不过在韩文清出来念大学以前他就是个淳朴的乡村小伙,普通话说不利索,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撒着丫子在奔跑在田野里,到晚上就蹲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跟他一起听故事的还有叶修。

叶修跟韩文清同村,跟他家同一条巷子,一个住巷口一个住巷尾。韩文清出生的时候叶修四五岁,尿布都没摘了就屁颠屁颠跟着去看人家接生,完了又嫌刚出生的韩文清太丑,不配做他未来的小弟。

后来韩文清长大了点儿,还是一样丑(叶修原话),鼻涕都擦不干净,还就爱跟着叶修跑。

叶修初中那会儿放学就在校门口见到一条鲜艳的红领巾迎风飘扬。

韩文清就背着书包蹲那儿,脸色一如既往的黑,腿短的和胳膊一样长。

「你怎么又来了?」叶修看见这个祖宗头都疼。他本来怀揣两块钱想去打盘游戏机,结果韩文清比亲爹还严厉,天天监督着自己按时回家。

韩文清站了起来,身高刚到叶修下巴「你妈喊你吃饭。」

「不着急,我带你去游戏厅转两圈?」叶修伸手按了按韩文清脑袋,顺便搓了搓那头软软的头发。

「滚。」三年级的韩文清刚和同班同学学了新词汇,活学活用,怵得叶修屁都不敢放一个。

 

叶修对韩文清又爱又恨,嫌弃归嫌弃,用起来那也是毫不含糊的。

韩文清十三四岁的时候个头猛蹿,没多久就高出叶修半个头。那年正好叶修高中毕业,在家里天天割水稻,累得上个厕所都得招呼韩文清给他递纸。

「老韩!给我送点纸来!」叶修蹲在巷口的公用厕所,周围苍蝇满天飞,捏着鼻子大声嚷嚷。

在巷尾树下摆了张桌子写作业的韩文清正吃着西瓜,根本不想跑过去闻那一股冲天的化肥味儿,压根儿没搭腔。

「老韩!人呢!再不来我要掉进去了!」叶修蹲了这么久腿有点软,寻思着要不就不提裤子冲出去算了。

韩文清这边猜测叶修可能真干得出这种事情,把西瓜汁在衣服上抹了抹,随手扯了几张演算纸踱到公测门口「你早做什么人了?」

他就怕自己身上染上那股味儿,跑进去也没说教,把纸往叶修手里一递就又冲了出去,靠在门口等叶修出来。

「老韩你人性呢,那么硬的纸,上面还写着算式,擦得我一屁股酸秀才味儿。」叶修好半天才摸着裤裆出来,见到门口站着的韩文清就是一通抱怨。

「给你点教训。」韩文清哼了一声,率先走在前面「你洗手了没?」

「洗了洗了,」叶修就好奇自己好歹奔二十的人,怎么在韩文清面前一点做哥的尊严都没有「我得痔疮你有什么好处吗?」

这边也完全没拿自己当后辈,口气比冰雹还冷、还穿透人心「没好处,但是我开心。」

一字一句在叶修心里砸穿几个孔,从此再也没敢找韩文清递纸。

 

再后来韩文清去县里参加了高考,风尘仆仆地去风尘仆仆地回。

考完没来得及回家就先挎着包拐进了叶修家,叶修正看着电视,瞧见韩文清回来立刻端了一搪瓷缸水给他。

「考怎么样?」他一张口就是这句。

韩文清估计是渴得厉害,一半水灌进肚子里,一半顺着脖子留下来打湿了前襟。

「还行。」他抹了把嘴,动作看得叶修一愣一愣的。

那年茶叶蛋还卖三毛一颗,岁月静好,韩文清穿了件他喜欢的衬衫。

背后风扇转得呼啦呼啦的,叶修突然就觉得他怎么看韩文清怎么不一样。

「怎么了?」韩文清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盯得不舒服,皱着眉毛问。

「没什么,」叶修从兜里掏出根烟叼上(他上个月刚学会的)「我就想你是不是这三天来一直特别思念我。」

话说完他等着韩文清让自己滚,结果对方淡淡地撇开了头。

「有点。」韩文清伸手掐了叶修嘴里的烟。

「我先回家。」

 

后来韩文清果不其然考上了不错的学校,一跃成为村里少数能去读大学的人物。

分数下来那天韩文清去田里找正在割水稻的叶修,后者脚踩烂泥手握镰刀,见到韩文清特别乐呵。

「快!正好你来了!我胳膊都甩酸了快帮我割会儿。」他把手里的镰刀递过去,韩文清就默默地接着,一言不发地砍了起来。

叶修喋喋不休,从他弟叶秋被白富美欺骗感情说到最近城乡一体化,讲得口干舌燥,才想起来问韩文清考试成绩怎么样。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儿,报了个数。

「你就这么和我说我也不知道啊,这分是好还是不好?」叶修坐田埂上,裤子上黏的全是烂泥,他眯着眼睛看着背光的韩文清,心想这人怎么天天穿一件我喜欢的衬衫。

他还没想完,就被人结结实实地堵住了嘴。

因为在田里不敢抽烟,倒也省去了韩文清的麻烦。他吻过去的时候几滴汗水顺着鼻尖留下来,咸涩粗暴。

叶修整个没反应过来,一边胳膊被韩文清拽着,另外一边撑着地,韩文清挡住了大半的阳光,叶修眯眼能看到他的颤抖的浓密睫毛。

韩文清没经验,叶修也没有,两个人动作生硬,门牙磕到一起挺疼的,不过也没人撤身,硬是咽着血结束了这个混着烟味泥味的吻。

「老韩……你先把刀放下行吗?」叶修撑着地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举起来拽着韩文清的衣领,那件衬衫上沾了好些泥巴印。

不过韩文清没搭理他,理了理衣服像没事人一样又回头割起了水稻。

叶修还是坐在原地,看韩文清一路往前,背脊弯曲,领口露出的脊梁骨顶端凸起好看的弧度。

他点了根烟,倒也没想追究刚才到底是为什么。

 

后来韩文清走的时候叶修在家里听了一天炮竹声,愣是没出门送他,结果韩文清也挺出息的上了大学就没回来过。

所以今天是自那个火烧火燎的下午以后叶修第一次见到韩文清。

对方比那时候成熟不少,眉眼间看着很是沧桑,也难怪叶修第一眼没认出来。

叶修想着好歹对方也算是自己终将逝去的青春——虽然他青春里满是公厕味儿和烧桔梗的味儿,不过那也算是别有风情,别具一格。

所以他推了车准备换个地方摊饼,还没迈出两步就被叫住了。

「你去哪儿?」韩文清口气凛冽,过了好几年也依然把叶修心上一砸一个窟窿。

「我给你腾地方,我去对面。」

「回来。」韩文清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空地「一起卖。」

「一起卖?」叶修想我们两个独资企业摆在一起只有恶意竞争没有齐头并进,我还赚不赚钱了。

韩文清不愧是高材生,一眼看穿了叶修的顾虑「就当是我把你给收购了,你现在只能算是积极型投资者,我才是执行总裁。回来。」

「……」叶修长叹一口气,把长辈的尊严什么的收拾收拾揣进怀里,推着车乖乖地在韩文清旁边摆了摊。

叶修坐下就不老实了,刚摊两块饼卖了手就往韩文清锅里伸。

「干什么?」韩文清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手指一用劲,捏得叶修连连叫唤。

「自从茶叶蛋涨价,我都好久没吃过了」叶修舍不得花血汗钱吃这么奢侈的东西,见到韩文清在这儿卖更是馋得不行「凭咱俩这关系,你就给我吃一个呗。」

「不行。」韩文清义正言辞「这事关内控,你吃一个,我今天就少赚一个蛋的利润。」

「太小气了吧?你小时候尿布都我换的现在给我吃个蛋都舍不得?」叶修抓起自己摊子里的鸡蛋「换你三个新鲜的,怎么样?」

韩文清心想你给我换尿布不是把我摔地上就是弄得我满脸脏,你倒是好意思「哼。你那是鸡蛋,我这是茶叶蛋,能一样吗?」

叶修自讨没趣,只好又讪讪坐了回去,一直眼巴巴盯着韩文清的茶叶蛋。

那边受不了了,拿勺子给叶修装了两个「快点吃。」韩文清口气依然恶狠狠的。

叶修鼻子埋进两个蛋里深深一吸,享受着非同一般的迷人香气,陶醉得欲仙欲死「老韩我舍不得吃了怎么办。」

「……」韩文清差点没把叶修脑袋给按锅里去。

 

韩文清其实从他的青葱岁月就开始打叶修主意了。

一开始及其单纯,就是看他不顺眼。韩文清性格严谨,叶修散漫,两人说不到一起去。无奈青梅竹马,叶修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再不情愿也得跟他相敬如宾、促膝长谈。

到后来韩文清上了高中——那会儿叶修已经不上学了,在家里帮忙。有一次韩文清去地里给他送饭,老远就看到叶修在田埂上偷懒。

他就站在远处看着叶修脱了雨靴,把里面的积水倒出来,又慢条斯理地掐了根草含嘴里。韩文清就暮地觉得,这个人,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最起码你看他圆滑的肩线,白嫩的小腿,都比他性格来得讨喜的多。

三伏天里韩文清咽了咽口水,板着脸把饭盒提了过去。

他上学期间也交过几个女朋友,但左右就是觉得脂粉味不如烟草味、软香碧玉不如一个沾着泥星的吻。

韩文清嫌弃着叶修,又惦念着叶修,没想到居然能在路口碰上,闻到那十块钱一包的廉价香烟味儿时心中喜怨参半。

他不动声色,心里想着用几锅茶叶蛋做聘礼会不会少了点儿。

毕竟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都不用风吹,走几步就散了。

 

叶修没说,但他对韩文清也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这点意思不多不少,正好能让他对着韩文清牵肠挂肚,念念不舍。

他以前看【呼兰河传】,里面有段话形容说「一片一片地好像活动地图似的一省一省的割据开了。」这话本来是用来形容毡片,不过叶修觉得这儿能用来形容他想到韩文清时候的心。

提不到的时候他也想不起这人,但重新遇上了,他就觉得挺放不下。

不过他没好意思说,心想韩文清现在混得风生水起,指不定还有了小女朋友——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今天韩文清没出来摆摊。

叶修心不在焉地摊着饼,旁边给韩文清留下的空地半天没人来占,他手一滑还煎糊了两块。

快中午的时候韩文清夹着个公文包,西装笔挺地从地铁站里出来,往叶修旁边一站就开始数钱「今天赚了多少?」

叶修还没从韩文清这一身成功精英男的打扮里缓过来,伸手揉了揉他脑袋「老韩你脑袋抹了多少胶水啊,都硬成这样了。」

「滚。」韩文清偏了偏头,把整理好的纸币硬币又放回去「你今天怎么就卖这么一点儿?」

叶修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没了他的陪伴就不在状态,只能推脱说行情不好。

韩文清咂了咂嘴,脱下外套丢在叶修凳子上,扯了扯领带挽起袖口帮叶修推起了饼。

「还是我来吧,」叶修觉得他穿成这样摊饼瘆得慌,赶忙又夺回那把推面的木棍「你今天干嘛去了?」

「面试。」韩文清卖茶叶蛋赚得不少,但怎么说也还是想找个和自己专业搭边的稳定工作。

「面试?」叶修没往这方面想,听到了还挺可不思议。

「不然你以为我干嘛?」

叶修想想也是,就韩文清这样子,担心他找到对象完全是杞人忧天没事找事「没干嘛,那你以后还来摆摊吗?」

「看情况吧。」韩文清回答得很实际,要是被录取了他当然不来了。

「哦。」叶修心定下来,挺快就卖了好几块饼,又回过神来想韩文清怎么今天去面试。

 

他对日期不敏感,但是偏偏记得韩文清的生日——韩文清十岁生日的时候叶修和隔壁打铁师傅借了辆自行车,自己还没车杠高就背着韩文清去城里兜风。

要光是这个也不至于让他这么刻骨铭心。主要那天下午他买了一堆牛肉干,韩文清抱着牛肉干自然没手拽他的衣服。叶修边骑车边说话,见没人搭理自己一开始也不起疑心,反正韩文清平时也不爱回话。但是骑着骑着怎么都觉得不对劲,一回头才发现后座上没人。

叶修屁滚尿流地踏着自行车原路返回,当时天都快黑了,他找了好久才发现韩文清坐马路牙上啃牛肉干,见到叶修还很深沉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坐这儿啊?」叶修悬着的心这会儿才放下,见韩文清左右也不像有事的样子,拍拍自行车后座示意他坐上来。

「我刚才没抓稳,你骑得太快就跌下来了。」

「没跌伤哪儿吧?」叶修其实无所谓韩文清有没有跌傻,他主要害怕回去被爸妈抽「给我看看。」

「没事,衣服穿得多。」三月底天气还不暖和,韩文清套着个薄棉袄,摔下来都没觉得疼。

「服了你了,」叶修又想了想,指着自行车前面的杠对韩文清说「你坐前面来。」

「什么意思?」韩文清把最后一点牛肉干揣嘴里。

「防止你再掉下去啊,坐前面,我给你抱着。」

韩文清觉得这是对他男子气概的挑战,咬着嘴说不用。叶修哪管那么多,仗着身高优势一把把韩文清扛了起来往车上一放「抓紧了。」

韩文清没好意思说现在他吃完牛肉干了其实坐后面也没事。

 

所以叶修对韩文清生日是三月三十一号这事儿记得特清楚,比他妈记自己生理期还清楚。

他瞅了瞅地铁站口的电子屏,上面显示今天确实是三月最后一天,于是默不作声地又开始摊饼,打蛋的姿势潇洒流畅,一甩五六个,饼面上都快放不下。

「你浪费鸡蛋干嘛?」韩文清本来在旁边读文件,见状放下手里的纸呵道。

叶修把饼翻了个面,拿甜面酱在上面挤了几个字,歪歪扭扭得看都看不清楚「给你。」

「我吃过饭了。」韩文清很嫌弃,他不爱吃甜面酱。

「我给你你就拿着,还真指望我去糕点店给你做个大蛋糕啊?」叶修裹了根火腿肠进去当蜡烛,把饼装进纸袋里递给韩文清。

「蛋糕?」韩文清纳闷,饼也没啃一口。

「……」叶修还真没和韩文清直白地说过什么生日快乐,这会儿默默点起根烟,透过烟雾缭绕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莫名其妙。」韩文清勉强吃了口饼。

 

收摊之前他递给叶修一个文件袋。

「这什么?」叶修很是疑惑,没敢接,害怕里面装了炸弹(他估摸着韩文清还在为那个加多了甜面酱的煎饼生气)。

韩文清脸有点红——上次叶修见他脸红还是高考回家那次「你回去看看。」

「现在看不行?」叶修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拆开文件袋念了起来「……公寓套型?」

「你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吧?」韩文清清了清嗓子「我正好准备买房,一起住吧。」

「卖茶叶蛋这么赚钱?」叶修完全放错了重点「不对,你邀请我和你一起住?」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表示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你……我……?」叶修的手指头来回摆了摆「你不是最讨厌和我住一起了吗?」

韩文清又是一咂嘴「我什么时候?」

「给我递厕纸都递大白纸,擦不干净还戳得疼,你说你愿意和我住一起吗?」叶修振振有词。

「……不看那你还给我吧。」韩文清作势去夺那个文件袋,叶修赶忙往后退了一步,把袋子塞进包里。

 

 

「老韩你这种告白方式太隐晦了,要不是我聪明哪能领悟的了。」叶修脸皮厚,到这地步想着韩文清明显对自己也有那么点意思,干脆一语道破。

「滚。」韩文清走在前面头也不回。

铁血男子就是铁血男子,连偶尔意外的柔情都搞得比石板路还硬。

叶修推着车跟在后面,笑得烟都要叼不住「生日快乐啊。」

「……嗯。」

 

------------------------------------------------------------------

 -本来准备写别的文案,但是一早起来闻到茶叶蛋香连吃三个,就打了鸡血(……

-我脑子真的有病啊你们别管我

-在微博看到说老韩今年十一岁,生日快乐,荣耀和大漠孤烟在未来等你,觉得好温馨 /////

-老韩生快!!!!一如既往!!!!!



评论(18)
热度(172)

© 九公升汗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