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升汗水

JOJO相关: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全职周翔】轮回经理五次试图阻止队员出柜,最后一次他失败了(4)

来自群里太太 @人間失憶  @NADPH 的梗:宿舍大公开

前篇传送:出柜 (1)     出柜(2) 出柜(3)

关键字:

-剑南春

-宫锁连城

-墨迹天气

-江波涛,辛苦了


-------------------------------------------------------------


轮回经理有个远方大外甥,远到要不是一起吃饭他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大外甥的程度。

按理说这种牵强的关系一般人都不好意思喇下脸皮托人办事,但这大外甥不一样。他大半年前进了个娱乐工作室,到现在都没什么机会出人头地,这下遇到轮回经理那是可着劲儿灌酒。

几杯剑南春下肚以后轮回经理找不着北,人家跟他扯什么皮都嗯嗯啊啊地答应着,大手一挥颇有指点江山的风范,就差没洒下一片宏图。

隔了几天酒醒了,经理有经理的负担,自然也不把这种酒后胡言放在心上。

那边大外甥倒是挺当回事,他也必须当回事儿,转天就跟上司汇报了自己酒桌上灵机一动想出的策划——轮回宿舍大突击。

上司拍案叫好,心想宿舍曝光好,男粉丝能瞅着细枝末节看看偶像用什么设备,女粉丝能暂停观察男神床垫里蒙着什么癖好,话题性高,必火。

被表扬了的大外甥立马一个电话撂给了轮回经理,这厢经理接了电话才惊觉大事不妙,无奈那边已经派出了一个团队,听说长炮短枪的随时在宿舍楼下待命。

「大外甥,你看你这来得挺突然的,要不咱们改天?」经理想这事儿得和江波涛商量商量,能推是推。

大外甥很有对策「舅舅,我们都到了,真不占你们什么时间。」

「这……那你等会儿,我让他们准备准备。」

「呵呵,没事,我们就追求一个最真实的他们!不准备最好!不准备才尊于本性!」

经理听了这番话心里想着滚蛋,嘴头只能讪笑,告诉大外甥去前厅等二十分钟。

 

轮回这会儿没训练,大家正在起居室里看热播剧集【宫锁连城】,男二号被人下药正要非礼女主角,女主角嘴里不要不要的,表情却和台词全然不符。

江波涛看得也津津有味(虽然看之前他嗤之以鼻),电话突然响了,正准备掐,一看是经理打来的,只能不情不愿地起身出门去接电话,走之前不忘叮嘱众人帮他留意剧情走向。

江波涛再进入起居室客厅的时候,女主角刚好露出后背那块胎记。但是江波涛笑不出来了,他表情比女主角亲妈还凝重,一手捏着手机,一手关了电视总开关。

「副队你干嘛?!」杜明不干了,全队数他看得最开心。

孙翔一直在旁边玩手机,他挺反感这电视剧,也懒得参与吐槽大会,这会儿坐在这里只是为了陪同周泽楷。

「副队,干得好。」背景里没了女主角那要命的哭哭啼啼,孙翔游戏立刻破了最高纪录。

「别看了,回去收拾收拾自己房间。」江波涛谁也没理睬,率直地下了命令。

「都脏这么多天了,怎么突然想起来收拾房间?」孙翔现在不能动,他还在破纪录。

「特别是你和周泽楷,」江波涛见孙翔屁股不挪窝,抬脚就是一踹,「去把你的日用品搬回自己房间,小周,你把你们的那什么收收好。」

「啊?」周泽楷不明所以,表情跟装可爱似的。

「待会儿有个娱乐节目要来拍宿舍公开,小黄书该藏的藏,垃圾该扔的扔,快快快动作迅速点!」

「靠,你们怎么想起来接这种活儿啊?」这几个月来孙翔只要没特殊情况都不在自己房间过夜,电脑这些都算是小物件,不足挂齿,可他房间连个床单都没铺上。

周泽楷已经开始和杜明借起了纸箱准备回去打包塞床底,杜明不肯,说自己也有一堆要藏的杂志。

 

孙翔住进周泽楷房间里这件事情其实没外人想的那么顺理成章、顺水推舟。

刚在一起那会儿他们还挺含蓄,又不是很会表达感情的人,拉个小手都觉得别扭的要命,进一步发展那想法更是有都不敢有。加上周围又是一群比小尺还直的直男,孙翔也不好就这么明目张胆抱着笔电往周泽楷屋里钻。

但凡事得有契机。周泽楷生病就是挺好的一个。

早先三月份的时候天气有回暖的征兆,天气预报上的折线图一路蜿蜒向上,直逼十五六度,看起来确实是穿单衣的好时机。

周泽楷那阵子忙着跟经理出去商量赞助,每天早上六点多就得出门。他为了防止自己衣服穿得不合时宜,还下载了个墨迹天气穿衣小助手,天天照着穿。

早上三四度的天气他穿着件卫衣就滴溜溜地往外冲。头几天没事,车接车送,不怎么接触冷空气。后来几次出门早了,司机没来,他得在瑟瑟寒风中立上一会儿。

江波涛看他抖得和筛子似的还挺关切地问你要不回去添件衣服?

周泽楷想想拒绝了。他早上出门前刚闹醒孙翔跟他道了别,这会儿要是回去又叨扰了他睡觉准得被骂。

来回来去没几天周泽楷说话就带鼻音了。

起先孙翔没当回事,只当是南方特有的呢哝软语——周泽楷原先说话就有鼻音。

结果有天两个人回房间以后搞起PK,周泽楷那边总失误,孙翔就觉得不对劲了。他一局轻松战胜周泽楷以后放下电脑敲开了隔壁的门。

「周泽楷你今天状态不好?」孙翔头也没抬就用手推了周泽楷一把。

「咳咳……」周泽楷没空儿回答他,一手捂胸一手掩嘴,咳得那叫一个用力。

孙翔吓了一大跳,看着眼前的队长两眼泛红,面色苍白,一滴清泪还顺着鼻翼缓缓而下,还以为自己推得太用力了,就怕下一秒周泽楷把手摊开里面的面巾纸上沾了坨血渍「没事吧你?别把肺咳出来啊。」

「没事。」周泽楷摆了摆手又回到电脑面前,示意孙翔自便。

孙翔在他后面看了好一会儿,发现他咳得手抖,怪不得刚才总有操作失误。

「你感冒了?」孙翔看了眼床头柜上的三九感冒冲剂「怎么不早说?」

「不严重。」周泽楷沙哑着嗓子,怎么看都不是没事的样子。

「哦。」孙翔点了点头,潇洒地撤出了周泽楷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孙翔嘴里牙膏沫还没吐掉就看到经理火烧火燎地带着个白大褂往周泽楷房里冲。

「喂喂站住,怎么回事?」孙翔叼着牙刷,说话很不清楚。

被他随手拦下来的白大褂推着一小车的瓶瓶罐罐,推了推眼镜「周队长生病了,我来给他挂点水。」

「生病了?昨晚不是还说不严重吗?」孙翔挺纳闷。

江波涛这会儿也过来了「谁跟你说不严重的,他现在高烧三十九度八。你有时间凑热闹还不如去厨房拿点冰块来。」

孙翔碰一鼻子灰,想想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做得确实不怎么样,只能吭头去厨房找冰块。

他端着一盆冰块,汤汤水水地往周泽楷房里挤,后者斜倚着床头,见孙翔进来眨巴了两下眼睛「孙翔。」

生了病的周泽楷格外主动,这一声孙翔叫得那叫一个甜,气若浮丝,但婉转可人,被叫的人手一软差点打翻手中的盆,旁边听着的队医手一抖差点插错手里的针。

「你怎么突然发烧了?」其实那一声叫的孙翔很是受用,但他总归不好意思当面表现出来,又觉得关切地话说出来太矫情,只能佯装黑脸,重重搁下手里的盆。

冰化得挺开,几滴水荡漾着溅到孙翔手背上。

「小心点。」周泽楷又是一声叮嘱,他生了病话反而多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孙翔看着队医把枕头扎进周泽楷手背,细细的塑胶管里回了点血,暗红暗红的。

「小孙啊,你拿个毛巾沾点冰水给周泽楷擦擦,今天你就不要训练了,在这儿看着就行。」经理那时候还读不懂周孙之间微妙的气氛,觉得兄弟情深分外感人,只想给他们这个表露的机会。

「不是有队医吗?」孙翔心里还是觉得荣耀比周泽楷重要点的。

经理没好意思说队医按小时收费的,你是不要钱的苦力「队医和小周又不熟悉,还是你比较好。」

「你就答应吧。」江波涛开口,分量十足,孙翔不敢说不。

「你看着水挂完了把针头拔出来就行。」队医交代了两句就和经理一起出去了,留下孙翔坐在周泽楷床边。

「电脑在那,你可以用。」周泽楷用下巴指了指书桌的方向,屏保上的轮回标志来回漂浮着。

「行了,我也没非要打荣耀不可,」孙翔捞起袖口,把毛巾浸入冰水里「生病难受吗。」

「还好。」

「你怎么什么都是还好?」孙翔也不知道冒什么火,一把把毛巾甩进盆里「当我没发过烧啊!」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不懂孙翔为什么突然生气「那就……不太好?」

「……算了。」孙翔自讨没趣,又涤起了毛巾。

他自诩周泽楷的小对象,两个人处的时间也不短,结果照顾人这点事情都没办好。孙翔心里恼火自己早先为什么不让他多穿几件衣服。

「孙翔……」周泽楷又叫。

「干嘛?」

「我想上厕所。」

「……」

孙翔把毛巾重重地搭在盆上,走过去举起了周泽楷旁边的吊水瓶「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蹭进了卫生间,孙翔站在周泽楷后面拿眼扒拉着他后脑勺上乱七八糟的头发「你怎么没动静啊?」

周泽楷夹在马桶和孙翔之间,很是尴尬,目光千回百转「你能不能……」

他话没说完孙翔先红了脸,把吊水瓶往周泽楷空着的那只手里一塞「拿着。」

后者没太反应过来,他本来打算让孙翔掉过头去——两个人关系还没亲密到能肩并肩上厕所,取长补短的程度。

周泽楷脑子里还使劲转着弯儿,这边孙翔已经眼疾手快地从裤裆里掏出了周泽楷的老二。

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周泽楷目瞪口呆膛目结舌,对孙翔蹲在自己面前的姿势感到不可理喻(即便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习惯)。

孙翔端枪的姿势倒是很专业,手不抖脸不红,颇有一枪穿云的姿态,还时不时抬头催促周泽楷「你还尿不尿了。」

周泽楷哪怕有半丝尿意这会儿也被吓回去了。

「我尿……」他微微颤颤地说,集中注意忽略孙翔双手握着自己命根子的感觉。

孙翔的手刚沾过冰水,和周泽楷因高烧而发热的体温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这会儿想着,更觉得每一根神经末梢都能感受到对方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搭在自己的下体,动作轻柔又强硬。

他想着想着甚至觉得自己能清楚地感受到孙翔修剪整齐的指甲,略带薄茧的指尖。

他紧接着又开始联想,孙翔上厕所是不是也这么端着自己,喘气吗,脸红吗。

想着他的嘴角凝起一丝古怪的笑意,在被发现之前又舔了舔嘴唇,试图掩藏自己不怎么磊落的表情。

周泽楷和孙翔交往了几个月,终于在一个发烧的午后,在窄小的卫生间里完成了对自己男友最全面、最深刻的性幻想。

「你愣着干嘛?」孙翔发现周泽楷的老二在自己手里膨胀了不少,还以为对方总算要结束这长达三四分钟的酷刑——其实孙翔划拉开周泽楷裤裆那一瞬间就后悔了。

紧接着周泽楷手提吊水瓶弯下了腰,在马桶边上给了孙翔一个特别不纯洁的吻。

挂到一半的抗生素被随手拔出,剩下的大半瓶药水儿顺着针头滴滴答答地往外流,周泽楷手背上的孔随着激烈运动时不时渗出点血珠来。

那之后不久,孙翔就抱着电脑驻扎进了周泽楷的单人床,隔壁江波涛的一个个不眠之夜接踵而至。

现在孙翔站在他和周泽楷曾经干柴烈火的卫生间里,手挎塑料筐,面前摆着一堆待收拾的洗浴用品,对那个流感肆溢的春天感到了切实的忿恨。

 

拍摄时孙翔正在洗衣房里和杜明打架,两个人为了决定谁先用洗衣机出拳相向,姿态滑稽得让人心碎。

周泽楷在铺床单,床和房间面积格格不入,江波涛尴尬地解释说是队长的特别待遇。

节目播出后大受好评,多半是拜节目最后队员说的那一段掏心窝子话所赐,当天点击率就破了七十万。

周翔党功不可没,把周泽楷房间截了个图放大几十倍,指着床头柜上的照片说那明明就是周泽楷和孙翔的合影,其他队员跑没了影儿,疑点重重,一看就有奸情。

官方发言人江波涛做访谈节目的时候被问到这事儿,帮周泽楷澄清他床头的相框其实是电子的,隔五分钟换一张,放出周翔合影不过是个美丽的巧合。

江波涛指着截图里的木头框,睁眼说了一大通瞎话。

 

轮回第四次试图阻止队员出柜,(大概)成功√


---------------------------------------------------

哈哈哈哈哈你们说我怎么能这么拖啊 →_→

我都忘了前面我写了啥了嘿嘿

看到宫锁连城,你就知道我这个是什么时候开的头

越往后看,你就越知道我写得多么无力……

刀果然是磨出来的(qq表情再见






评论(50)
热度(451)

© 九公升汗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