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升汗水

JOJO相关: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对青梅竹马起了歹念怎么办(番外)

这是一篇非常健康向上的番外——

Warning:R15,角色OOC,隐晦的性描写

--------------------------------------------------------------


【虽然远看的时候觉得沉默寡言难以接近,但是认识了以后才会发现是比谁都温柔的人啊。】

这是别人通常用来形容七濑遥的话。

表情不多,但也不是面瘫。话很少,但也并不冷淡。

不是口吐金莲,也不是惜字如金。说话做不到针针见血,却总是带着点恰到好处的微妙。

性格使然,他不过是把自己的想法用较为简洁的方式表达出来而已。没有遮掩,没有隐瞒,既不率真也不狡黠,直接得可怕,那就是七濑遥。

但是在松冈凛面前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他想着法子迎合对方的话题,绞尽脑汁藏掖着自己的心事,又总是不经意露出点马脚。

七濑遥喜欢松冈凛这事,怕是除了他本人没人知道。

对方在冷战时期对自己不理不睬,和好之后亲密得过分,态度算得上千变万化,倒是遥的想法从始至终没有变过。

他喜欢凛的地方实在太多。

对方会带着笑意喊自己的名字,会在比赛结束后给自己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在讲题时戴上眼镜的严肃侧脸,撑伞时有微微突出的骨节。

七濑遥还没注意就已经陷进去了。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陷进去的不止他一个人。

花洒的水冲刷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他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遥?还没洗好吗?」

淋浴室外传来凛的声音。几天前从凛的表白开始他们就一直这么不尴不尬地相处着,连练习过后的冲澡都要轮着班儿。

遥的手搭在开关上顿了顿,这才拧紧了水头。

「你这家伙怎么洗得这么慢啊?」凛依然穿着泳裤,他的脖子上搭着一条半湿的毛巾「今晚有人借场地,队长让我们抓紧时间。」

遥看着对方从更衣室的长凳上站起来,水珠顺着他的肌理线条慢慢下滑,最后又落进了泳裤边缘。他下意识的扭开了头「那个……你也快去洗吧。」

不妙,这是凛心里的第一个想法。遥这个人没什么自觉,但是他却在对方的注视下燥热了起来。前几日睡在一起时心里算是平静,倒也没起什么特别的想法。现在刚运动过,全身上下肌肉蠢蠢欲动,被遥这么一看反而勾出了压抑许久的欲望。

他清了清嗓子,说出来的话却依然挺沙哑的。这实在不是个适合擦枪走火的地儿,凛心目中的第一次应该有舒适的大床,水果味儿的套和水果味儿的油,旁边最好能有情调地放一首交响乐,该激昂时激昂,该收敛时收敛。他就能就着那一段磅礴亢慨把遥从里到外操个痛快,完了两人还能躺在床上喘着气谈人生谈理想。

但眼下他们身处窄小的更衣室,开了门就是游泳池,往里走是淋浴间,到哪儿都和想象差了十万八千里,凛想要不自己进去洗澡顺便解决算了。可是在论坛里看过的那些工口情节又排着队往脑子里钻,他就又不想自行解决了。

靶子明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干嘛非要抱着上了膛的枪只擦不干。

「遥……」对方此刻已经套上了运动外套,正收拾着东西就被点了名,抬头的时候一脸迷茫,脸颊还带点被热水蒸出的红晕。

「干嘛?」刚开口遥就觉得这话自己问得不应该。他半躬着腰,所以脸一转就看到了凛隆起的裤裆。对方的口气也带了点粘腻的鼻音,遥好歹也是发育健全的高中生,看了这个情况把事情前后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在这儿?」

他不是没做好心理准备,只是和凛一样,他对这事情也抱有一定程度的幻想,不过他想的实在不多,现在也难免有点手足无措,只能有点尴尬地问了一句。

凛反而把这句不确定当成了许可证,他一手扯掉了挂在脖子上的毛巾走了过来,就着遥的站姿从后面搂住了他。储物柜里嵌着的镜子映出两个人交错恍惚的神情,凛想了想啪地合上了面前的柜子。

直到对方真的站在了自己身后遥才发现这事情恐怕真的要成了。凛有意无意地顶着他的胯部,隔着薄薄的衣料能感觉到他滚烫的体温。先前泳裤上没干的水弄湿了遥的衣物,这感觉就来得更明显了。

被他搂得遥自己也有点发热,刚想转个身,耳廓就被细细地舔了一圈。凛做得很细致,湿滑的舌尖在耳垂上打了打转,末了又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凛的牙齿锋利,可是他力道掌控得很好,遥没感到疼,反而有些酥麻的快感。

「不是说……待会儿还有人来借场地……」遥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他身子被凛抱住,才能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稳。

「应该还有一会儿才会来人。」凛边说边凑过去吻了吻遥的嘴角,接着又顺势堵住了他要说的话。

这不是两个人第一次接吻,但是绝对算得上最能挑起情欲的一次。凛试探性地舔了舔遥的嘴唇,然后趁着后者微微张口喘气的时候把舌头伸了进去。这时候他倒不着急起来,缓缓地摩擦起遥的上颚。有些粗糙的味蕾滑过敏感的薄膜,遥在他的怀里一阵轻颤,急促不稳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

这个吻因为被放慢了动作,所以显得格外色情。舌下腺分泌起了唾液,那些液体却因为遥合不上嘴而顺着嘴角留了下来。结束亲吻的时候凛故意发出了很大的啵声,两人的唇齿间还连着一丝银线。遥的眼角绯红,嘴唇亦然,凛忍不住吻了吻他的后颈。

同时他的手也顺着遥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攀上了他平坦的小腹。指腹的温度相比之下要比遥的身体凉了些,凛的手指顺着遥身侧肋骨的凹陷一节一节地按了上去,碰到胸口的时候用指甲绕着打了几个圈,又挠刮了几下,然后屈身隔着衣料用舌头描摹起来。

凛耸拉着眼角,感到那小小的一粒在自己的舔弄下肿胀起来,柔软的衣料也被唾液濡湿。他听着遥时不时漏出来的几句呻吟,忍不住转着眼珠瞧了瞧对方的表情。遥的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但是领口大敞,眉宇间锁骨间都散发着情色的意味。他的眉毛微微蹙起,却又透露着一种欲拒还休的享受。

一边的乳头被含着,另一边被人用指尖有一下每一下地按压,遥颔了颔下巴,轻轻地软软地叫起了身后人的名字。

「凛……」

他这一声叫得本来没什么特别的意味,却把凛的心都叫酥了。圈着遥的那只手顺着内裤边缘滑了进去,耻毛上沾着的液体沾得他手心湿漉漉的。

被人握住了性器的遥难免一个哆嗦,一下子额头就重重地撞在了面前的柜子上。发出的声音吓了凛一跳,赶忙拨开了他的刘海,才发现他前额已经红了一片。

「那要不……算了吧?」话是这么说,但是凛握着遥阴茎的手依然有一下每一下的撸动着,没有半点要停下的意思。他心里也是心疼遥的,可是箭在弦上欲势待发,实在不是说停就停。

对此遥没做回答,只是又慢慢地把额头抵上了柜子,身体象征性地动了两下,连带着性器也在凛的手里滑了滑,意思是随你。得到释免的凛这才又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手里的那根坚硬滚烫,虽然看不见,但是这活儿做起来应该也就和给自己做差不多。他曲起食指关节,一点一点地摩挲着,滑到前端时按了按龟头,怀里的人就抖了抖,铃口处分泌出了不少粘液。

手指被沾湿以后反而更加容易了起来。凛五指并拢搓揉了几下,也不忘在根部按一按囊袋,随即又回到马眼处用指甲扣开包皮,用指腹来来回回地摩擦了起来。那边人的身子抖成了筛子,从凛的角度恰好能看到他紧闭的双眼和震颤着的睫毛。即便是这种情况,遥也没发出多大的声响,像是呻吟冒到了口边又被硬吞了回去。

「外面人都走光了,不会有人听到的。」虽然面对自己的时候遥的话也不少,但是只是单纯地想要听对方在这种时候的声音罢了。叫出来会更有快感,对于听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成就和满足。凛想了想又接着说道「我想听。」

这下遥算是张了口,但声音依旧是被抑制住的微弱。心里有些负气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没多久对方就尽数泄在了他的手上。

刚射过一次的遥嘴唇饱满而湿润,眉眼里带着平时没有的温顺慵懒。凛把手拿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像是思索什么般地怔了怔,然后把拇指放到了嘴边轻轻地舔舐了一下。遥喘着粗气,一扭头看到了这样的动作脸更是红的厉害,没想到下一秒那只手就被送到了自己这儿。

凛没说话,不过意思显而易见。遥咬了咬下唇,这才伸出湿烫的舌头舔了起来,口鼻间全是麝香的腥味,他自然是不喜欢的。要是这玩意儿是凛的也就罢了,可是舔食自己射出来的东西,怎么想尺度都有些大了。

不过遥没说什么,他垂下眼睑,认真仔细地,像是对待工艺品般,从指缝舔到指尖,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凛被他弄得心里一软,禁不住又在他的脖颈间落下一个轻吻,接着把已经沾满唾液的手拿到了两人中间。早先两个人的动作早就把衣物给蹭得乱七八糟,这会儿倒方便了凛的动作。

可是在真的把手指送进去之前凛又开始犹豫了,总觉得这润滑还是不够。遥倒是像猜到他在想什么一样,断断续续地说了句没事。

凛这才把手指送了进去。他动作轻缓温柔,但是好歹还是第一次,异物侵入的不适感让遥皱起了眉毛。他双手撑住面前的柜子,已经努力做到了放松,却还是觉得不舒服得厉害。凛连忙凑过去吻住了他,两个人的唇齿间还带着一股精液味儿,这吻就变得煞是色情,朦朦胧胧地能氤氲起一股水蒸气的那种。

感觉到遥像是松动了些,凛这才不紧不慢地送进了第二根手指。遥的身体开始发热,洞穴里更是如此。凛放开了性子摸索起来,他顺着对方柔软的内壁缓缓抽插,遥的里面湿热紧致,紧紧地吸附着他的手指,凛表现得温柔,心里其实恨不得立刻把对方按在柜子上干上一通,可是到底还是心疼。

「嗯……凛……」一旦习惯了这样的速度,遥的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他嘴里泻出几句细小的音节,还不忘叫一句男友的名字。之前射过一次的前端也又挺立了起来,凛若是手中微微用点力,他就会跟着抖动。茎柱偶尔触碰到面前的柜子,流出的液体也会在金属质的门上画圈。

此时凛的手指已经插到了深处,在一片紧致中微微地曲了曲,在触碰到小块凸起时按了下去。

「啊!」

凛还没有因为这声短促的尖叫而得意,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遥肯定也是听到了的,他难得露出一丝惊惶无措的表情。更衣室的钟表才显示五点多,晚上借场地的人应该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回来。

「有人吗?」那边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这边刚打得火热,这敲门声像是一盆带冰的雪碧,向两个人迎头浇了下来,透心凉得连那满腔的蓄势待发都灭了不少。接着是一串钥匙悉悉索索地声音。

门外的人看是要进来。

这才反应过来的凛一把拽过遥藏到了储物柜形成的死角里。那人如果光是在门口看一看是注意不到的。

果然他们刚藏好门就被打开了。从两个人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人影在门口徘徊着,「明明听到有声音的……」

遥本来全神贯注地看着地上的影子,紧张地每个毛孔都竖了起来,口鼻却冷不丁地被人一把捂住。还没来得及惊讶,身后就被滚烫的性器顶入了。

这一嗓子是真的收不回去。突然被填满的空虚和不期而至的痛楚,两者交织在一起把遥一起推向了崩溃的边缘。他叫地音高声亢,想收回的时候已经晚了。即便有凛捂着嘴,也还是不小的动静。

原本已经准备出去的人听到这一声又折返了回来,遥这下是真的急了,用力的拧起了圈住自己的小臂。劲儿比游泳起跳时候使得还大。后面凛被拧了也不做声,身下居然还开始缓缓地抽动了起来。坚挺的性器在肠道里轻浅地进进出出,紧张和快感合并在了一起,遥的后面也收缩地厉害。

眼看那人就要走到身前了,门外却突然有人喊了起来。他脚步迟疑了一下就调转了方向,阖上门以后不多久脚步声就渐行渐远了。

「松冈凛!」确定人是真的走了,遥这才真的生气起来。可是低头看到对方被自己拧出印记的小臂,气势汹汹地阵仗又矮了几截「被发现了怎么办?」

凛把遥转了个身面对自己,性器也在这过程中滑了出来,他把对方抵在了柜子上,一手扳开了他的右腿圈在自己的腰上。

「不会被发现的。」

「怎么不会……哈……啊!」话没说到一半,凛就又整根推送了进去。这次没了顾虑,动作幅度也大了许多,其中带了点野性的冲撞,次次都正好顶上遥的敏感点。

「……凛……」

遥的语气里带了哭腔,唯一站立的右腿不住地颤抖,像是随时随地会跌落在地。他扬起脖颈,绷起的弧度优雅欣长,凛凑过去将那微微凸出的喉结含入口中,细细地碾咬。呼吸被压迫的错觉让遥的身后更加敏感起来。他湿得不行,有东西进出的感觉被放大,浑身都使不上劲儿,只能仍由抱着自己的人折腾。到最后只能哽咽着叫出破碎不成词的音节。

身后是冰凉的金属,贴靠着自己的胸膛却像烙铁一样火热,遥的性器在这过程中不断地摩擦着凛结实的小腹。他的脊柱因为夸张的动作而一下一下地顶上柜子,空荡荡的柜子被撞击地哗哗直响,盖过了凛粗重的呼吸,压住了遥凌乱的呻吟。

这场性事中的遥像是溺水的人,凛的每一次深入浅出都是在把他送往更深处。他双手伸直在空中,下一秒又紧紧地攀附上了凛的后背,在一片窒息中想要寻找自己的落足点。他的腰肢失去了力气,只能把全身的力量悉数交给搂着自己的人。发烫的额头抵上同样发烫的肩窝,随着对方的起伏而起伏,随着对方的颤抖而颤抖,随着对方生,随着对方死。

这边凛突然加快了冲撞的速度,坚硬的棒状物用力戳着最深处。遥这下是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指甲狠狠地嵌住对方的后背,脚趾也因快感蜷缩在了一起,「停!不……不要!——啊!」原先还带着的那副矜持早就被抛在了脑后。射精时缺氧的快感像是搭着过山车从顶部下坠,木质的轨道吱吱呀呀,带着他左右摇晃。

凛的那根依然在进进出出,动作淫靡而不低俗,他的手还轻轻地抚摸着遥的后背,把对方往自己怀里按。遥身后一片湿热,眼角也跟着流出不少生理性的泪水。

射精的时候凛拔了出来,全射在了遥的胸口。欲望堆积已久,难免变得一片狼藉,就连遥的锁骨处都被溅上了星星点点。

这会儿结束了,遥才觉得身体酸痛起来,身后更是一阵一阵撕扯的疼痛。凛依旧是把他圈在胳膊里,凑过去舔了舔靠上方的精液,顺势又吮吸着留下了一颗吻痕。

「没事吧?」这才注意到遥打湿了的眼角,凛抬手帮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遥还在身体带来的巨大快感中没有缓过来,只能木讷地点了点头,因为射精而低沉的嗓音沙哑得不像话「收拾一下快回家吧。」

「恩。」手在对方柔软的发丝里滑了滑,凛应了一声,这才抱着遥去了淋浴间冲洗。

 

情爱过后的遥软得像是没了骨头,穿上衣服以后就坐在地上看着凛在那儿收拾。后者扯着纸,半跪在地上擦拭刚才射出的白浊,最后又把脏衣服塞进运动包里,这才走过来伸手准备搀扶遥。

遥看着凛朝自己伸出的手,硬是没有动作。

「站不起来吗?」凛的声音带了点关切和抱歉,把遥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他摇了摇头,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人。这个人会带着笑意喊自己的名字,会在比赛结束后给自己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在讲题时有戴上眼镜的严肃侧脸,撑伞时微微骨节会微微突出。

「我果然很喜欢你啊,凛。」

 

 ----------------------------END----------------------------


不要说你们看萎了,我自己都写萎了

那样热♂辣♂辣♂ 的场面完全苦手

写大纲的时候全是凛凛最后要把哈鲁O到O出来!!!之类的,可是下笔的时候又觉得DT一般的他们如果是那样成♂熟♂老♂练♂又太夸张了

就成了这样子的…………(就算是成熟老练我也掰不出来(踏马的

就当是食堂的青椒炒肉丝好了!只看得到青椒完全没有肉丝……

 

 


评论(4)
热度(26)
  1. 八千米深海蔚蓝九公升汗水 转载了此文字

© 九公升汗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