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升汗水

JOJO相关: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全职周翔】从失恋开始(上)

-周翔高中生paro

-学霸X混混

-傻白甜

--------------------------------------------------------------------------


「你们班谁是周泽楷啊?」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孙翔这一嗓子扯得又带劲,一整个教室的人都停下手里的事朝他看了过去。

他看着那一张张呆滞又木讷的脸有点开心,这开心里掺了十足的优越感。可是一想到就是这些呆滞又木讷的其中之一抢了他女朋友,他就又开心不起来了「喂!问你们话呢!谁是周泽楷?」

其实也没人抢他女朋友。

其实他压根儿就没什么女朋友。

孙翔在高中里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这有头有脸又和学生会委员、篮球队队长的来得不一样。他天生俊俏,长了张好皮囊,往哪儿随便一站都像是明星似的好看(不少人还觉得他比电视上那个喻文州记者都帅),浓密的眉毛下是狭长的眼睛,高挺的鼻梁骨和总是撇着的薄唇,英俊中透露出一股子桀骜不驯,对恋爱还有不少幻想的女孩子纷纷捏着裙角飞蛾扑火似的往他身边涌,前赴后继死而后已。

但是孙翔不稀罕。他习惯把别人处对象的时间花在收保护费上。每天下了课带上几个弟兄就去巷口堵着,今天堵西边,明天堵南边,战略出其不意花样百出,不小心被逮住的只能自认倒霉把钱包双手奉上。

出了学校大门往东走上几十米是个网吧,孙翔每次都拿着抢来的钱去吃两碗泡面打几局游戏,以此享受人生里的各种快活逍遥。一来二去老板也和他熟悉了起来,每次孙翔的影子刚在玻璃门上闪了闪他就跑出来扯掉门口【未成年人不得入内】的牌子,俨然是把孙翔当成了财神爷。

这天傍晚财神爷前脚刚跨进网吧就被人叫住了。

他扭头一看硬是没见着人,低头才发现一个身高不超过他肩膀的女孩子拧着眉毛拽住了自己的书包带。

对方香汗淋漓,气都没喘匀就张口了「孙……孙翔,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一瞬间孙翔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才发现那小姑娘的表情比谁都严肃。他瞟了一眼对方的校服和名牌,是自己学校的,心里想着不得了现在的表白方式越来越新颖了这可怎么办。

背后网吧老板刚收起牌子,干脆站在旁边凑起了热闹。

「哟孙翔,不得了啊,不肯对人家小姑娘负责了?」网吧老板叼着根烟笑得眼睛都不见了。

烦躁和虚荣心在一瞬间累积到了顶点,孙翔心里虽然挺得意自己的人气(毕竟在老板面前长脸了),一边又对这个女孩子的行为嗤之以鼻。

「什么不对?我干什么了?」他一下子甩开那姑娘的手,末了又加了一句「你谁啊你。」

那姑娘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来一句「你不该抢别人的钱!」

孙翔愣了两秒噗嗤笑了出来「哈哈哈哈说什么呢你!关你什么事啊又没抢你钱。」

对方表情窘迫,但是动作不慢,眼疾手快地从孙翔手里抢过了他刚刚才拿到的钱包,顺带着又踢了孙翔的小腿一脚。

校霸震惊了,他哪受过这样的气啊。举起手刚准备把姑娘揍一顿,对方眼泪就啪嗒啪嗒地淌了下来。

完蛋了,孙翔看着那一颗一颗往下滴着的水珠心里火烧火燎了起来。瞬间觉得家里电视上总播的那些酷炫男X傲娇女的桥段全回到了脑子里,一瞬间居然有点手足无措。

「哎你别哭了啊。」他急匆匆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皱巴巴的面纸,慌慌张张地给对方擦起了脸。

游戏也不打了,泡面也不吃了,孙翔恍恍惚惚地回了家。

第二天就带着自己的好弟兄去堵人——不是收保护费,而是收情感税去了。

一晚上的深思熟虑让孙翔觉得自己是喜欢上这样的姑娘了,第一次被人辱骂的感觉是如此新鲜,他激动得整晚都睡不着觉。又想着自己这么帅,人气也不低,还带了点年少轻狂,那姑娘肯定是为了接近自己才这么别出心裁的。

结果刚堵上人说明了来意,小姑娘就一脸不屑地哼了一句,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你喜欢的人不就是我们翔哥嘛。」杜明嘴里还嚼着口香糖,抖着腿觉得自己特潇洒。

姑娘翻了个白眼「谁喜欢孙翔了?臭流氓。」

臭流氓也在嚼口香糖,听到这话差点没咽下去「那你喜欢谁?」

「周泽楷。」

那时候正好是下午六点多,他们身后一大片火烧云占了半边天,不远的马路上轿车喇叭声掺杂着小贩儿的吆喝声,孙翔就在这一片嘈杂中失恋了。

他和杜明打听了几天,才知道周泽楷其实就在自己隔壁班,好像还是个什么学习委员。孙翔听到这话更生气了,这些干部有老师撑腰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连别人的女朋友都敢抢。

于是他气呼呼地趁着下课跑到了隔壁班,拨开几个站在门口的学生(里面有几个还是被他收过保护费的),对着教室里就是一声大吼。

见没人搭理他正生气着,身后就有人戳了戳他的肩胛骨。

「我是。」

 

 

孙翔在学校里认识的人不多,大部分面孔他看着脸生。不过现在自己旁边这人他倒不是没有印象。

他去年逃课被老师发现,在教职工办公室罚站了一个下午顺带补作业。写到一半正觉得没劲就有人推门进来。开始孙翔还以为是员工开会结束,吓得立刻坐直了身子把小本子翻了一页,抬了头才发现进来的也是个学生。

对方在这样的天气里也穿得一丝不苟,风纪扣都扣得严严实实。手里还搬着沓试卷,一看就是个班委。孙翔切了一声,又软塌塌地趴回了桌子上。来人在他身后的桌子上整理着什么,发出唏唏嘘嘘的声音,正巧孙翔遇到了一道不会的题目,就愈发觉得烦躁。

「你动静就不能小点吗?」他拍了拍桌子,对着旁边怒目而视。

那人在孙翔的目光下扭过了头。一双大眼睛黑多白少,瞳孔深幽幽的看不出什么情绪,然后又低下头继续手里的事情。

「喂,说你呢,聋了啊!」孙翔见对方不搭腔,更是怒由心生,语气也比原先还要不客气。

对方依旧没说话,不过手下的动作似乎是轻了不少。虽然如愿以偿,可是孙翔还是挺不乐意的。

「那什么,你成绩挺好的吧,」他看了一眼自己面前摊开的物理作业,「过来帮我看看这道题。」

似乎是没料到孙翔会这么直接,班委的动作也愣了愣,不过还是一声不吭地走了过来。他在孙翔的旁边俯下身,「哪题。」说话时的鼻息喷在孙翔的侧脸上,挠得他心里有些酥麻酸痒,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这题,会不会啊。」孙翔用笔头点了点面前的作业本,又伸手摸了摸鼻子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

班委嗯了一声,修长的手指搭在纸上,说出了几个孙翔还算熟悉的公式。他的声音带着些小小的鼻音,用词简洁到位,可惜听的人没太用心。

不知道自己的无名火是从哪儿来的,孙翔一把推开了那人的手「行了行了,我会了会了,你可以走了。」

被推的人也不恼,一言不发地就又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翻了翻,然后递过来一本练习册。

「干嘛。」孙翔皱着眉毛接过了那个本子,翻开一看和自己正在做的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上面不但字迹工整还满是红钩钩。

「借你看。」班委依然言简意赅,端着他该有的架子。

有些吃惊,不过又在情理之中「谢了。」

孙翔心里想其实也不是所有的班委都那么糟糕。

 

 

不过现在他觉得自己太天真了。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班委没一个是好东西。

「你就是周泽楷?」说话的时候孙翔硬着头皮,他好歹欠对方一个人情,上来就找麻烦不是他的作风。小伙子流氓归流氓礼仪道德还是清楚的。

周泽楷点了点头,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对什么都很迷茫的样子。

又是一阵语塞。杜明见孙翔不表态,在背后捣了他一拳。都杀到人家班级门口了才开始龟毛像个什么话,杜明心里一阵恨铁不成钢。

「你干嘛抢我女朋友?」这才如梦初醒的孙翔清了清嗓子,梗着脖子问。

本来看好戏的人听到这话以后一阵肃静。

周泽楷谁啊,千千万老师心中的模范学生,跟谈恋爱这种有伤风俗的事情根本八竿子打不着,更别提横刀夺爱了。就他那憋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的性格,想抢也难啊。

再说这孙翔,高中两年了也没见他对哪个女生态度好过。收保护费的时候管你男女,看起来好捏就欺负,现在居然还要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

不光这个,班级里还有不少对这两名风格迥异的同学抱有幻想的女生,听到这话捂着胸口连连跪求502胶水,想要粘一粘自己碎落一地的梦与情怀。

当事人倒是没太大反应,周泽楷只是皱了一下眉毛,表示不解「女朋友?」

「都这种时候了你装什么傻?是男人就敢于担当!别他妈干完提了裤子就跑!有本事负起责任啊?」孙翔气势咄咄逼人。

刚刚从厕所出来的江波涛听到这话腿一软,扶着墙差点又尿出来。这也不能怪他肾功能不好,主要孙翔这话说的太有歧义,搁谁不知道前因后果的肯定也是这个反应。

「就是!我们翔哥不是那种爱斤斤计较的人!你别逃避事实!」杜明跟着瞎掺和一通。

周泽楷还是一副无辜的样子,他话本来就少,孙翔这种不讲理的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敌。再加上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米八几的个子就那么杵在班级门口不知道该进还是该出。

「那个……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江波涛紧了紧膀胱,跑过来做和事佬。

「哟,还搬救兵!周泽楷你很厉害啊!」即使他刚知道这个名字没几天,孙翔也还是满嘴跑火车地叫开了「不管你们几个人,你今天得给我一个说法!」

「到底怎么回事啊?」江波涛对当下的状况表示不解。他再能说会道也不能随口发挥啊。

对此周泽楷也只是摇了摇头「不清楚。」

那边还没来得及发火,上课铃就响了,周泽楷他们班班主任韩老师拿着讲义走了过来。

他也认识孙翔,不是因为孙翔人气高,而是因为就是他把逃课的孙翔从网吧里揪出来的。

「你怎么回事?」韩老师不怒自威,语气里透露出一股为人师表的严肃劲儿。

这话是问周泽楷的,因为韩老师走近以前孙翔就拖着杜明脚底抹油跑了。

「快滚进去上课。」韩老师又接着说道。

江波涛赶忙推着周泽楷回位置上去了。

 

 

放学的时候孙翔想了想还是觉得去网吧打游戏比较重要,遂放弃了等待小姑娘下课的机会,准备先去路口收点钱。

结果他和弟兄们刚站稳,还没来得及找人麻烦就看到不远处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骑着辆自行车含情款款地往这边来了。

这天温度不算太低,不过骑车的时候风哗哗地往脸上刮还是有点疼,所以周泽楷围了条围脖,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孙翔对情敌的雷达那叫一个敏锐,还没等人靠近呢就大喊了一声周泽楷!

同样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的江波涛想了半天这应该是叫冤家路窄还是应该叫有缘千里来相会。

「给我停住!」孙翔挺不怕死地往路中央一站,右手还朝前做结印状,周泽楷想避也避不开只能双手拉闸猛地刹住了车。

给人拦下来了孙翔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边周泽楷眼睛吧嗒吧嗒地盯着他看,遮住了下半张脸的缘故他的大眼睛更显无辜。

其实就是课间的时候孙翔也没想好要说什么,纯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你回家?」孙翔支支吾吾地想了半天,这话一说出来他就想剁了自己的舌头。

后面杜明他们已经笑成了一团,江波涛则是闭上双眼无法直视,周泽楷倒是反应不大,他举起手把围巾朝下压了压。

「嗯。」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这反而让孙翔更没面子了,「想通过就先交我保护费,钱包拿来。」说着他摊开了手,盘算着假如周泽楷不配合他就有理由找他麻烦了。

谁知道周泽楷二话不说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皮夹子递了过来,一副很懂人情冷暖的样子。

孙翔也没客气,还觉得自己特别有威慑力,接过钱包就打开了。

「……你他妈在逗我呢吧?」钱包里除了发票只有几枚硬币,还是那种过了初中就没人用的五毛。

「没有。」钱包的主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半点戏弄孙翔的意思。

杜明笑得更厉害了,江波涛已经一脚踏上了脚踏板准备随时调转龙头。

孙翔没辙了,只好开始耍赖「行吧,不给钱就不给钱,那你今天像个男人跟我把账算清楚!你就说你和不和三班那小谁分手吧!」

周泽楷一脸不解,他跟不太上孙翔的思维方式「谁?」

「什么谁不谁,就是那个小姑娘啊!三班的。」孙翔重复了一边小姑娘的名字,又觉得周泽楷这反应不太对劲。

后者處着眉头想了半天,对孙翔说的名字毫无印象。

其实这不是他的错,那小姑娘是单恋。上学期期末周泽楷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在全校面前发了言,从那以后小姑娘就对他忠心耿耿至死不渝的了,见谁都说自己喜欢周泽楷,也不管人家认不认识她。孙翔当然不知道还有这一茬儿,做报告那天他在网吧里和别人激战地醉生梦死。

「是谁?」周泽楷自己实在是想不出来,扭头向江波涛求助。江波涛表示也没什么印象。

本来应该因为没了情敌而开心的孙翔此时更是妒火中烧,想着我追求小姑娘那么久(也就一周不到)都未遂,你居然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孙翔哼了一声,一把握住了周泽楷的自行车把手,江波涛这会儿已经骑出了几米远——他已经预见到了一场腥风血雨的到来。

周泽楷话少,也没什么危机意识,怔怔地看着孙翔离他越来越近,还觉着这人虽然说话凶巴巴的长得还挺好看,睫毛也长长的。

然后还没等他端详完孙翔就吐出嘴里的口香糖黏在了他刘海上。

「叫你对不起那小谁!」黏完口香糖的孙翔格外得意,后退了几步看了看自己的作品,怎么看怎么觉得成功。这周泽楷被黏上口香糖以后看起来更帅了。

他乐呵呵地招呼自己几个弟兄一同去网吧决一胜负,连收保护费都忘了。

 

 

周泽楷从小就受高等教育长大。爸爸妈妈都是医生,家里代代都是书香门第,他爱看书爱学习爱生活,唯一亲近的朋友江波涛虽然心脏了点儿但是好歹也是满腹诗书通情达理。

缺少接触社会阴暗面经验的他对孙翔这样的人束手无策。

「孙翔对你还真是穷追猛打啊。」江波涛同情地看着周泽楷剪短了不少的头发,有感而发地说。

那次头发被黏上了口香糖,他回家怎么洗也洗不下来,还扯得头皮生疼,只好找了家理发店把那一块儿给剪了。不过他五官端正,什么发型都一样英气逼人,要真说起来没了刘海反而更能突显他得天独厚的优良基因。

周泽楷难得叹了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外面的嚷嚷。

「周泽楷人呢?」

江波涛的表情从同情变成了怜悯。

自从见过面,孙翔一有时间就要来他们班级找麻烦,头几回还是在门外请周泽楷出去,现在是直接飞奔进教室,毫不避嫌,连杜明都不带上了。

「你在啊我喊你你怎么不答应我?」孙翔可能刚下体育课,外套搭在肩膀上,额头还渗着细小的汗珠,他一把抓过桌上的水瓶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

「慢点。」周泽楷也不是心疼自己的水,照孙翔这个灌水的节奏他非得呛着。

孙翔嘴里还塞着水瓶呢,勉强分神翻了他一个白眼,速度倒是真的慢了下来。

「你头发怎么还这么短啊?」放下水瓶,孙翔用袖口抹了抹嘴问。

你还好意思问?江波涛虽然已经背对他们,听到这样的问题还是忍不住腹诽几句。他当然也没看到周泽楷只是看着孙翔温柔地笑了笑,表情化成了一汪秋水。

「笑个屁啊你!」孙翔脸明显比刚才红了点,「这什么?」

刚才有人来给周泽楷递情书,这会儿那个粉色的信封还端端正正地摆在他课桌上,上面秀气的字迹写着【周泽楷亲启】。

「当他妈报丧呢还亲启。」孙翔想到哪说到哪,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信封很不顺眼。

他本着我偏要让你不舒坦的心情抢过了这个信封,一下子就拆的七零八落「哼,周泽楷你倒是来亲启啊!」

周泽楷又是一阵无奈的笑。

不过孙翔笑不出来了。凭他的水准还没到要从头到尾把这篇充斥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和【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东西给看完的程度。他只是想要侵犯周泽楷的私人领域,想看看对方底线到底在哪,可是那人愣是不生气。他使出的力气全打在了棉花上,反而显得是他不成熟不懂事,硬要扯着周泽楷不放了。

他哼了一声,刚想把情书给扔到一边,就瞎眼地看到了最后的署名。

送信人是孙翔追的那个小姑娘(没错他到现在也没有放弃)。

其实一来二去的他早就知道这姑娘对周泽楷是单恋,还处处刁难周泽楷单纯是为了好玩,他就想逗这人多说几句话,到最后拿去追小姑娘的时候不多,反而是天天在路口等周泽楷放学,保护费也挺久没收了。

这封信让他有点不舒服,他觉得这姑娘挺不会做人。人家周泽楷摆明了对你没兴趣,干嘛还天天忙不迭地倒贴?

见他脸色变了,周泽楷也捏起那张薄薄的纸读了读——他平时是不看这些情书的,觉得浪费时间。结果大致扫了扫发现写情书的人文学底蕴还不错,大段成语古诗轮着来,虽然有些矫情,不过读起来还挺有意思。

孙翔看周泽楷看得那么认真恨不得再黏一块口香糖在他头发上「有那么好看吗?」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语气是多么阴阳怪调,多么山路十八弯。

「还行。」周泽楷这会儿正看到【行也难禁,坐也难禁,越说不想越在心】,他挺喜欢双叠翠,对这姑娘的文笔这下就更是赞赏有加。

这样子是彻底惹火了孙翔,他粗声粗气地说了一句那你慢慢看,起身就走。站起来的时候膝盖撞到了桌子,动静特别大。他又气又疼,觉得自己这窘迫的样子完完全全地输给了周泽楷,走的时候心里就更不甘心了,想着就踹翻了一张板凳。

「孙翔,到我办公室来。」刚进门的韩老师看到这一幕很欣慰,他又有训人的机会了。

 

 

江波涛见韩老师走了,立刻转过来问周泽楷「怎么回事?」

周泽楷也不懂,不过孙翔这人本来就情绪化,发发小脾气也挺正常,他就耸了耸肩准备继续看完手里的信。

同桌回来了以后往着自己左倾右倒的桌椅,发誓要去找韩老师换位置「那什么,周泽楷,下次能让你对象轻点来吗?」

「噗——」江波涛没喝水也喷了出来,「对象?」

同桌抹了把脸,一脸苦逼「对啊,校霸孙翔。」

「孙翔是周泽楷对象?你听谁说的?」

「不是吗?外面传得可凶了。说是混混和学委处关系,保护费都不收了,每天跟着学委后面打转。」语毕同桌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道孙翔还在追泽楷?还没追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失言了。」

这下周泽楷总算抬起了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别乱说,孙翔就是来找麻烦的,他们俩没在一起。」江波涛以为周泽楷是不高兴了,赶忙打圆场。

同桌也知道小道消息来得不确切,连连道歉,心想这话还好没被孙翔听见。

周泽楷依旧没什么反应。他其实不是第一次听到人家说他在和孙翔谈恋爱,也并不介意别人把他们放在一起。

他沉思的原因是那封信他看到了最后,见到了署名,前后联系起来就似懂非懂地知道了孙翔发火的原因。

感情是吃自己的醋了。

周泽楷今天之内第二次叹气,听得江波涛一惊一乍的。

 

------------------------------------------------------------------------

最近对周队爱得深沉……

突然很想写一写孙翔倒贴周队(够

沉默寡言的老周和迟钝傲娇的小孙什么的 ← ←

果然过了那个年纪想要写出那个年纪的文就很难啊(请不要倚老卖老


评论(18)
热度(315)

© 九公升汗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