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升汗水

JOJO相关: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全职周翔】从失恋开始(下)

-周翔高中生paro

-学霸x混混

-傻白甜


上篇:从失恋开始(上)


-------------------------------------------------------------


孙翔这一脚踏出了教室门就好几天都没回来,放学的路上也没了他孜孜不倦的身影,不少同学表示还有点不习惯。

最不习惯的是周泽楷。前一阵子每天都被死缠烂打,这时候清静下来倒觉得少了点什么,还琢磨着孙翔难不成真生气了。

「这几天孙翔怎么没来啊。」江波涛一边做操一边问旁边的周泽楷,隔壁班的队伍站得散漫,不过依稀能看到杜明像没骨头一样很不标准地甩着胳膊蹬着腿儿,但就是没有孙翔。

周泽楷摇了摇头,心里隐约觉得这是自己的错,又不知道错在哪儿了。

「没想到他还有颗玻璃心啊,」这会儿正做到跳跃运动,江波涛的心思也跟自己的脚一样弹跳力十足,「虽然表面浪荡不羁,其实对待感情专一而认真的类型?」

「不知道。」被问话的人若有所思地做完了最后一节伸展运动,抛下江波涛径直走开了。

周泽楷站在孙翔班级门口,拉住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同学张口就是「找杜明。」

他不是没去别的班级找过人,但是正常情况下那都是韩老师请他去的。所以那个同学听到这话还以为杜明又倒霉了,挺乐呵地帮他把人叫了出来。

「我作业交了啊!」杜明哭丧着脸走了出来。

周泽楷直接自动过滤了他的话,「孙翔呢?」

杜明听他这么一问才意识到找自己的不是韩老师,而是周泽楷本人,动机还明显不单纯,于是眼神也变得狐疑了起来。

「你找翔哥干嘛?」

周泽楷被这么一问自己也愣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孙翔。没准现在孙翔已经不喜欢那个小姑娘了,所以才懒得搭理自己。他干嘛还要赶鸭子上架地把人家矛头往自己身上扯?

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周泽楷只好固执地重复了一遍,「孙翔呢?」

「关你屁事!我们翔哥爱找你麻烦那是你荣幸,不找你麻烦你就哪凉快哪呆着去!」

其实孙翔这几天没来学校的原因杜明也不知道,加上他本身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主,这下被周泽楷问起来才意识到自己好兄弟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

但他又不想在周泽楷面前显得自己一无所知,干脆信口开河地胡诌了起来「还好意思问翔哥怎么不在,要不是你他能不来吗?」

「我?」周泽楷伸出右手不确信地指了指自己,那边杜明头点得跟啄米似的。

「对,就你。还不是你非要抢我们翔哥女朋友,现在翔哥爱到心破碎,根本不想面对学校这种让他触景伤情的地方,因为每一寸都能够让他想到他那段失意的过往。」

说完这话杜明心里美滋滋的,他昨天跟着他姐姐看了两集中央八套,这会儿把台词搬出来说一说觉得气氛都不一样了。再看周泽楷那边震惊的表情(其实周泽楷根本没表情),头昂得更高了。

虽然那个震惊的表情是杜明自己脑补的,周泽楷心里不能说是不惊讶。他没想到那封情书对孙翔打击这么大——毕竟孙翔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小姑娘喜欢的是自己了。惊讶完了他又觉得有点抱歉,要不是他没把那情书收好,不对,扔好,孙翔也不会倍受打击。

「对不起。」心里还有点酸,周泽楷沉声说道。

杜明哼了一声,趾高气扬地回了教室里。

 

 

这边孙翔要是听到杜明这么胡编乱造非得从病床上跳起来打断他的脊梁骨。

没错,孙翔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动摇自己骚扰周泽楷的决心?只不过眼下身体条件不允许,他才被迫卧床几天不能蹦跶。

他生病了。那天他刚运动完外套也没穿好就秒速八百米地跑去找周泽楷,浑身汗还没干透,又灌下了那么一大瓶凉水,看到情书以后身心俱疲还被韩老师训了一通。到家吃完晚饭就摊在沙发上动不了了。

即便是吃嘛嘛香的年纪,也禁不住他这么折腾。

一开始孙翔还没当回事,只以为是累过了头,还忍着头痛上网玩了两局游戏才睡觉。结果第二天早上是被疼醒的。他勉强起身上了个厕所差点没栽进马桶里,随手翻出了体温计一测,发现那根水银柱都快突破四十。孙翔这才惊觉不妙,吞了两颗药片就又钻回了被窝。

然后两天都没起来,他发着烧还迷迷糊糊地想着等自己回去要怎么折磨周泽楷,怎么让他跪下认错,怎么让他保证以后都不敢收情书了。

「翔哥开门!」杜明站在孙翔加门口哐哐地砸着,声音响彻整个楼道,过了有一会儿门才被打开。站在门那边的孙翔裹着床棉被,脑袋上的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脸色还有些发白。

杜明想我去不是吧还真被我猜中了翔哥这是闭门疗养情殇去了。

「你怎么来了?」孙翔声音沙哑,他往旁边欠了欠身子示意杜明自便。

「你不是几天没来上课嘛!我就来看看!」杜明脱了鞋一股冲天的脚臭味,不过他嘴上这句话倒是让孙翔打消了轰他出去的念头。

「还是你小子有良心。」

杜明没敢吱声,他其实是因为周泽楷提到了才顺道过来的。

「那什么,翔哥你病了?」

「这事不是很明显吗?你瞎啊?」孙翔好没气地说,可是话锋一转,语气又突然激动了起来「周泽楷那个衣冠禽兽这几天怎么样?」

「还和原来一样呗,每句话不超过五个字。」杜明想你不在我也懒得去找他。

「那个大傻逼。」听到这个回答孙翔又不高兴了。感情自己没去找他麻烦他也不知道问问是怎么回事?

杜明哪知道孙翔这些花花心思,只当是他提到周泽楷就不愉快,赶忙附和道「对!周泽楷纯傻逼!」

孙翔啪一巴掌就招呼在了杜明后脑勺上「傻逼也是你骂的?」

杜明捂着头,有苦说不出。

「能骂周泽楷的只有我——」话还没说完就又有人敲门了,来者素质明显比杜明高了好几个档次,敲门声是隔两秒响三下的那种,孙翔又裹着个棉被像跳虫一样蠕动到了门口。

「孙翔。」门外周泽楷收回在半空中的手,礼节性地颔了颔颚。

下一秒孙翔就啪地把门合上了,用劲之大整个公寓都在抖。

「怎么回事?谁啊?」杜明还在嗑瓜子,看到这动静也掸了掸手走了过来。

「没谁。」孙翔看起来挺镇定的「我去换个衣服你帮我守着门等我回来再开。」

被他这么一说杜明更好奇了,他估摸着门外是个大美女,不然孙翔这么注重仪表干嘛。

没多久孙翔就回来了,身上穿了件暗红色的毛衣,连裤子都换成了牛仔裤,虽然还是有几根头发胡乱地支在脑袋上,他整个人都比刚才看起来要

            ——病弱了很多。

杜明想孙翔脑袋一定烧出问题来了。这件毛衣颜色显得他脸色更为苍白,同时又泛出一种病态的潮红。再加上他生了几天病估计也瘦了不少,牛仔裤松松垮垮地挂在腰上,一抬手就能露出一小截腰。但是杜明没敢张嘴,说不定孙翔追求的就是这种纤细的美感。

那边周泽楷被晾了足足有五六分钟。

他下午的时候去了一趟办公室,正巧韩老师也在,聊起来的时候就听说孙翔其实是生病了才没能来学校。

「你家好像也住在东城区那片吧?」韩老师正愁孙翔落下了好几天的作业,见到周泽楷灵机一动,「正好,晚上去看看孙翔。」

周泽楷想到刚才孙翔的一身打扮嘴角就隐隐翘了起来,觉得自己像是窥见了孙翔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有点得意。

不过他的得意持续得不久,因为面前门一打开他就看到了和孙翔肩并肩站着的杜明。

「周……周泽楷?」杜明吓得倒退了几步,他上一秒还以为门外是个波大腿长的姐姐,下一秒就被这残酷的现实给鞭挞得遍体鳞伤。

「不然你还以为是谁?」孙翔这话说得理所当然,更让杜明一口淤血堵在嗓子眼。

周泽楷微微皱了皱眉,他没想到杜明也在这儿,不过他表情做得细微,孙翔也没注意到。

「你来干嘛?」孙翔生着病,平时听起来强硬的口气这会儿也像是不痛不痒的撒娇。

「送作业。」周泽楷还是没忘了老师让自己来做什么的。

「……我都这样了还要写作业?姓韩的有没有人性啊!」孙翔张大嘴往周泽楷面前凑「你看!我喉咙都发炎了!」

他本来只是想要唬一唬周泽楷,可是正准备闭上嘴下巴就被人捏住了。周泽楷看起来一身书生气劲儿还挺大,两根手指捏得孙翔龇牙咧嘴,他凑近看了看才松手。

「我靠周泽楷你有病吧?」孙翔立刻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脸上的红明显不是因为生病「疼死我了!」

旁边杜明看得都傻了,心想你们到底是情敌还是情人啊我傻傻分不清楚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周泽楷已经脱了鞋子进门了,轻车熟路得不像是第一次来。

「孙翔我先走了啊。」杜明总觉得周泽楷经过自己的时候往这边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得他毛骨悚然双膝发软,连忙背上书包准备夺门而出。

孙翔刚去厨房里给周泽楷倒了杯水,听到杜明这么说也毫不挽留「小明你这就走了?」

「走了走了,回去太迟我妈又要抽我。」说完杜明就自觉地关上门,留给周泽楷和孙翔之间一片令人遐想翩翩的静谧。

孙翔重重地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了周泽楷的面前,里面的水还溅出来几滴落在桌上「你怎么知道我住哪儿的?」

「韩老师。」

孙翔心里从没有一刻这么恨过韩文清,他双手环胸坐进了周泽楷对面的椅子里。

「我告诉你你别想趁人之危!」孙翔认定了对方没安好心,「我就算生病了也不会任你摆布的!我还是比你帅比你酷比你有魅力!」

周泽楷根本没把他的挑衅当回事「怎么病了?」

「我怎么知道!生个病还要有为什么?我就不能生病吗?」孙翔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好几圈,觉得周泽楷特别混蛋,居然还好意思问自己怎么生病了。

那边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才从书包里掏出孙翔的作业本「给你。」

「几天没见我了你除了给我作业就没别的要说的吗?!」孙翔想我们两个好歹相爱相杀,啊呸,相恨相杀了好几星期了,树上叶子这会儿都掉光了你居然就让我补作业?

周泽楷也很无语,他不善言辞,问什么都被堵回来就算了,现在孙翔还怨他不够热情。

「算了,你吃过饭没?」孙翔好没气地接过自己的作业本,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快七点了。

周泽楷说没,孙翔说正好那你去下两包方便面我们俩分,口气理所当然,周泽楷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绝。

到最后他还是做了饭,不过是煮了白粥,端上来的时候还冒着气,令孙翔很是不满。

「你折腾半天就搞这个啊?素不素得慌!我都吃不下去!」

「你生病了。」周泽楷把碗往孙翔那儿推了推,又给了他一双筷子。口气和他的眼神一样执着。

孙翔叹了口气乖乖地端起碗喝了两口,发现还意外地不难喝。

怪不得小女生都喜欢他,成绩好长得帅连做饭都会,孙翔也不知道自己是自愧不如还是怎么了,心里跟食管里一样热到发烫。

 

 

自打那次周泽楷不请自来的登门拜访,孙翔没两天病就好了,比原来还能活蹦乱跳,一口气可以抢十来个钱包。

不过天气进入了深冬,孙翔也没那么闲情逸致天天站外面喝西北风,他本来准备放了学就回家,结果刚跨出校门就看到周泽楷和小姑娘两个人站在路边光秃秃的梧桐树下,气氛融洽得过分。

小姑娘穿了双及踝的棉靴,光着两条细腿哆哆嗦嗦地在和周泽楷说话。周泽楷比孙翔还要高点,更衬得那小姑娘娇小可爱、楚楚可怜。

话语间周泽楷还带着笑,逗得那个小姑娘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孙翔离了大几十米,似乎也能听到他们银铃般的欢声笑语。

「翔哥怎么不走了?」杜明问,顺着孙翔目光看过去,也立刻噤了声。

孙翔放在口袋里的手捏紧又松开「走吧。」

「哎你别伤心啊翔哥,天涯何处无芳花,这姑娘眼瞎了我们下次找个不瞎的,你要相信我们都是支持你的!」杜明喋喋不休地说,后面几个朋友也跟着应和。

「你烦不烦啊!」孙翔猛地停住了脚步,回头对着杜明大喊。

那边本来在谈话的周泽楷听到这一声也抬起头,正好和孙翔两个人目光相遇,脸上立刻就没了笑意,匆匆和那个姑娘说了句什么就往这边跑了过来。

孙翔见周泽楷过来了也立刻撒腿就跑,边跑还抹了把脸,这才发现他自己居然还哭了。

「孙翔!」周泽楷难得大声说一次话,他体育没孙翔好,这会儿已经生气不接下气,两个人之间距离还是没缩短「你等等听我说!」

孙翔见周泽楷一连串说了这么多个字有点震惊,脚底下绊了一跤,周泽楷就赶了上来。

后者弯腰喘着粗气,手还紧紧地抓着孙翔的胳膊「你听我说。」

「没什么可说的,」孙翔张口带着哭腔,猛地吸了吸鼻子「周泽楷你还是男人吗?!」

「我和她真没什么……」周泽楷有点手忙脚乱,想要帮孙翔擦擦眼泪又觉得不合适,想了想又重复了一遍「真的。」

「你们都……都那样了还没什么?她还拉你手了……」孙翔觉得大男人为了这种事情哭哭啼啼的实在是丢人,就抬起胳膊把眼泪在衣服上蹭了蹭。

「你这么喜欢她?」周泽楷试探性地问。

被这么一问孙翔就说不出话了。他刚才条件反射地觉得生气,却也没想为什么,甚至还觉得那个姑娘太不要脸,明明不认识周泽楷还这么死缠着不放,一点女生的矜持也没有。这姑娘能知道周泽楷什么好,她又没吃过他做的粥,又没抄过他写的作业。

周泽楷见孙翔不说话就当他是默认了,叹了口气说「我拒绝了。」

听到这话按照孙翔的性格应该是立刻蹦起来说你当你谁啊居然还敢拒绝我喜欢的人?周泽楷做好心理准备再被黏一块口香糖,大不了就是剃成板寸。

谁知道孙翔只是抽抽搭搭地问了一句真的?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姑娘今天喊住他的时候他吃了一惊,心里还念叨着千万别被孙翔看到。

「那个,我真的很喜欢你!可以考虑和我交往吗?」小姑娘明显还化了淡妆,穿得也格外少,手里抱着一个礼品盒,低着头不敢看周泽楷的眼睛。

「对不起。」周泽楷轻而易举地就拒绝了。他好歹也有了这么多年经验,伤女生的心简直是信手拈来的技能。

「为什么不可以?」小姑娘猛地抬头,脸冻得红扑扑的,「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料到对方会这么问,周泽楷的大脑也当机了几秒钟,然后眼前就突然浮现出孙翔的脸。

「嗯。」他微笑着说。

「那就没办法了啊。」那姑娘也算是大度,没有淌眼泪,还笑得挺豁达「那她喜欢你吗?」

「应该不吧。」周泽楷想他喜欢你呢怎么喜欢我啊。

「如果你们不能在一起的话,你会考虑我的吧?」小姑娘问得小心翼翼,似乎还准备说什么就被街对面孙翔的声音给打断了。

周泽楷一抬头就想完蛋了他肯定要误会,果不其然那边孙翔怒气冲冲地望着自己。

「不行啊。」周泽楷对着小姑娘甩下一句话就去追孙翔了。

当然不行了,我要是和你在一起,我喜欢的人岂不是得更伤心。

 

 

周泽楷有选择性地给孙翔简略说明了一下状况,听完孙翔也觉得自己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未免有点小家子气,就赶忙又摆出平时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反正周泽楷你他妈简直不是个东西,」这话伴随着肚子里的空响让他更没了底气,只能瘪着嘴说「去那边给我买两个红薯来,跑得我累死了。」

周泽楷看着孙翔冻得通红的鼻尖点了点头,刚踏出去两步就又走了回来。

「又怎么了?」孙翔想你不会又只带了五毛钱吧。

下一秒自己脖子上就被缠上了条围巾。

「靠!你搞什么啊?」围巾上还带着一股周泽楷味儿,也不知道是香水还是沐浴露,反正挺好闻的。孙翔还没来得及发火周泽楷已经跑开了。

「傻逼。」孙翔在路边找了块台阶坐了下来,手里绞着周泽楷的围巾。

买回了红薯以后孙翔自己懒得剥,周泽楷叹了口气,摘下手套捏起了红薯皮。

孙翔发呆望着他那双平时只用来握笔的手,心里想这人的手怎么长得跟大姑娘的一样,细细长长的。

他看着,周泽楷剥着,没多久一个红薯就被举到了孙翔面前。他也没接过来,就着周泽楷的手就咬了一大口「烫烫烫烫!」孙翔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咽也不是吐也不是,脸都皱成了一团。

「慢点吃。」周泽楷把那块红薯塞进孙翔手里,低下头又开始剥另外一个。

「你为什么拒绝那谁啊?」孙翔抱着红薯,左吹吹右呼呼,生怕烫到嘴。这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含混不清地张了嘴。

周泽楷没往他看,自顾自地思考了一会儿「你会不高兴。」

这句话及其暧昧,要是从不同的角度考虑还有不同的意思,听着挺让人想入非非的。

孙翔差点又噎着了「你自己不喜欢就别拿我当借口,真没见过你这么冠冕堂皇的人。」

周泽楷笑笑没说话,又给孙翔剥好了第二块红薯。

 

 

后来没多久就要期末考试了,孙翔也当做这事没发生一样天天往周泽楷班级里跑得更欢了。

「孙翔你就不用上课吗?」江波涛实在是受不了他的恬燥,终于忍不住回头说。

你要说上个月,孙翔过来找周泽楷最起码还有个中心思想——你为什么抢我女朋友。现在他就像忘了这一茬儿一样,来了半个女字都不提,反而能在这儿坐上大半个课间。

周泽楷的头发已经长了回来,软趴趴地搭在脑门上,看起来格外温柔。孙翔生气他也笑,孙翔开心他还是笑,江波涛眼睛都要被这情敌间的熊熊巨火(孙翔说的)闪瞎了。

「你管得着?」玩着周泽楷铅笔盒的校霸恃宠而骄,鼻孔都快翻天上去了。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刺激他几句,韩老师就又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了门口「孙翔,周泽楷,出来一下。」

所以说你为什么这么理所当然地把孙翔当成我们班的一份子啊?十七岁的江波涛第一次觉得大人的世界很复杂。

「快期末了,孙翔你开始复习了吗?」韩老师手里哗哗地翻弄着几张成绩单,搞得孙翔很是不耐烦。

「开始了。」但是在韩老师面前孙翔还是不敢造次的。

「是么。」韩老师抬起了头,表情像石头一样坚硬「这次考试你要是物理还是压线及格就别再来上我的课了。」

「我也没有很想去上你的课。」孙翔心里翻着白眼。

「杜明也一样,想过个好年就好好学习,别这么没出息。」韩老师语气很是严厉,「让周泽楷辅导辅导你们。」

「就他?凭什么啊?不用人帮助我也可以学得很好啊!」孙翔气急败坏。

「凭他平均分比你高三四十分。」韩老师诲人不倦。

孙翔还没来得及争辩周泽楷已经带头说了好。

「就今天开始吧,放学给我留下来。」说完这话韩老师就把孙翔赶回了自己的教室。

 

 

放学以后孙翔带着同样苦着脸的杜明来到了老师办公室,周泽楷已经坐在那儿等着了。

韩老师抬手看了看表「我回家了,你们走的时候把门关上就行。」说完就提上包一脸严肃地出了门。

「周泽楷,周祖宗,你看老师都走了,要不我们今天也就散了吧?」杜明就差没给周泽楷跪下,他心里念叨着晚上要吃红烧肉,实在是不想留下来学习。

倒是孙翔难得听话,把书包往地上一扔就坐在了周泽楷旁边「说吧。」

见孙翔都这个态度,杜明也不好再耍赖,只能乖乖地掏出笔记本,听周泽楷开始讲题。接着他发现周泽楷其实是可以说连贯的句子的。

「会了吗?」讲完一个知识点周泽楷顿了顿,望向孙翔。那边杜明已经握着笔睡着了,淌出来的口水沾湿了一大片桌面。

「杜明脑子有病,你别理他。」孙翔嫌弃地往周泽楷旁边挪了挪,试图拉开和杜明之间的距离,心里恨不得他赶快滚蛋。

周泽楷宽容大度地给孙翔让了点地方,这下两个人的胳膊就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孙翔突然想起来之前夏天的时候对方也是这么给自己讲题的,当时的自己也和现在一样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要把手往哪儿放。

孙翔胡乱地紧张着,周泽楷的侧脸近在咫尺,一扭头就能看到他脸上细小的毛孔。看着看着孙翔的目光就停在了周泽楷薄薄的嘴唇上,脸颊上也泛起一丝思春红。

「有问题?」即使是周泽楷也无法忽视这样赤裸裸的目光,他搁下笔看了过来,这才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可怕。

孙翔咽了口口水,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没什么……」

旁边杜明打鼾的声音不绝于耳,暖气也轰轰作响,周泽楷好像说了什么,孙翔没有听清,只感觉到他慢慢地凑近了过来,暖暖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脸上。

            ——他的只言片语融化在了两个人细碎,轻柔的吻里。

孙翔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唇上柔软的触感,还有口鼻间充斥着的周泽楷味儿。他这下连杜明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在一片空阔中扑通扑通地响着。

「周泽楷你他妈干嘛呢!」过了好半天孙翔才总算找回了一丝神智,双手使劲推开了周泽楷。

后者脸上带着些不甘,可是眉眼嘴角都弯弯的。孙翔更尴尬了起来,眼神也不知道该往哪儿搁。

「我喜欢的可是那小谁!」他喊出来给自己壮胆,又以为自己是说给周泽楷听的。

「我知道。」周泽楷还是满脸运筹帷幄的笑意。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孙翔狠狠地抹了抹自己的嘴唇,一脚把旁边的杜明踢翻在地。

「怎么了怎么了?」杜明正做梦梦到红烧肉,被踢醒了以后还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

「你他妈就知道睡!回家!」孙翔抓起地上的书包迈开长腿就往外走,速度跟刘翔跨栏一样。杜明想名字里有个翔的人是不是都这么雷厉风行,这么飞一般的速度。

他絮絮叨叨地收拾着东西,那边周泽楷却突然出声了。

「再见。」这声音不大不小,杜明还以为是和自己说的。刚准备也和人家道个别,就听到门外本该走远了的孙翔嚷嚷了起来。

「再你妹的见!」

习以为常的杜明并没有把这两人的打情骂俏当回事,只以为是今天周泽楷又招惹到了孙翔。他耸了耸肩准备出门,却在那一瞬间听到处事不惊的周泽楷似乎是笑出了声。

以为自己幻听了的杜明硬生生地转了个头,就差脖子没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他看着周泽楷一脸的春风得意,觉得自己心里一万匹蓝精灵呼啸而过。

                ——比起红烧肉,杜明现在更需要一盒速效救心丸。



--------------------------------------------------------------------

这里的周翔简直是教科书版的温柔攻和教科书版的炸毛受 ← ←

虽然之前说是要让小翔倒贴但是我还是舍!不!得!周泽楷不宠一宠他都说不过去了!

就是这样自然而然地两情相悦在一起的感觉吧ww(再也没有什么小姑娘


总觉得还没甜够啊,有人想看他们在一起以后的故事么?

如果有的话我明天po点段子上来ww

评论(25)
热度(246)

© 九公升汗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