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升汗水

JOJO相关:霸道总裁的天价后花园

【全职周翔】错误化解身高差的方式

官方:孙翔185cm 周泽楷181cm

根据这微妙的身高差写出来的随笔 >///<

-是周翔无误

-全文没有中心主旨,非常不点题

-通篇语言比开水还白

-----------------------------------------------------


-01- 【杜明带领你走近轮回没羞没臊的生活】

<<< 

Q:先生您好,我们就春节后重新开始上班有一个小小的访谈,介意配合一下吗?

A:可以的可以的。

Q:请问假期要结束了,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A:悲痛欲绝!不想回去上班!

Q:方便透露一下原因么?

A:可以给我打个码吗?

Q:好的没问题。

A:我实在是受不了我的同事天天秀恩爱!走到哪儿都有粉色爱心泡泡什么的抱歉我不感兴趣啊!工作时候能态度严肃点吗拜托了!想到回去又要面对他们我就想哭!队长你搂着【哔——】的时候你不累吗胳膊不酸吗?!

>>> 

杜明表示在孙翔转来轮回以前,他二十余载的人生里只受到过一次心灵重创,就是轮回主场全明星赛他被唐柔虐成渣的那次。

其实孙翔刚到那阵子杜明也没太憋屈。

孙翔这个人说好听点叫傲气,说难听点叫自大。队里的人挺有意见,不过单挑又赢不了,只能背地里咬着后槽牙说风凉话。

杜明没加入,他虽然挺爱面子,但对孙翔就是讨厌不起来。

他总觉得,作为嘉世前队长,孙翔肩上的重负实在是太多。他在这样的年纪里得到了过多的荣耀,可是无论表现得多么出色,也还是有人拿他和叶修相比。所以孙翔性格再扭曲,杜明也不怪他。

于是他时不时总是想要招呼孙翔和他一起玩耍,以此表现自己对战友如同春天般的关怀。

但孙翔不领情。

无论杜明是多么兴高采烈,多么慷慨激昂,多么循循善诱,只能得到孙翔冷冰冰的一句「没时间」。

「小翔,今晚有联谊哦!是女孩子!说说你多久没见过女孩子了吧!」

「没时间,周泽楷喊我训练。」

「孙翔!你知不知道最新院线大片雷神O尔!我正好有票我们一起去看?」

「没时间,我要陪周泽楷拍广告。」

「我告诉你这个你肯定感兴趣!高达模型展!怎么样?」

孙翔难得露出纠结的神色,似乎很是动摇。

杜明立刻趁热打铁「听说还有1:5的……」

「算了,我还要和周泽楷商讨战术。」孙翔咬着下唇,表情很是痛苦。

「……」杜明想唬谁呢战术什么的你找周队干嘛他说得清楚吗?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自从这次以后杜明就再也没有主动向孙翔示好过。他还乐得轻松——每次和孙翔说话都得举着脖子,杜明觉得自己都快颈椎病了。

失落归失落,可杜明一直以为孙翔和周队只是普通朋友关系。高处不胜寒,他们水平相近的人更容易惺惺相惜,他不是不能理解,也就忽略了这对组合的性格差别这种细节问题。

 

但是这种纯情世界观的崩塌,简直就是瞬息间的事情。

早些时候轮回队里搞了一次聚餐。本来的计划是去吃日料。可经理给的预算不够,只能委屈求全去了一家自助烧烤店。

所有队员哀怨地看着江副队,表示宁愿去吃大排档也不想吃烤肉。

「为什么不吃烤肉?不是挺好的吗?」孙翔之前在洗衣服,迟来了一会儿表示对局面很不理解。

大家一齐扭头看向孙翔,张张脸上写满了惊恐。

轮回里(除了周队)没人愿意吃烤肉是有原因的。他们之间有个不成文的习俗——谁坐在周队旁边就得负责给他烤肉。因为周队自己烤出来的不是糊了就是还带血,他又是队长,没人敢对他不闻不问,一趟饭吃下来总得有个人吃得不痛快。

「周泽楷你想吃什么?」孙翔对周队从来都是直呼其名,大家早就见怪不怪。

杜明眼睁睁地看着孙翔走到了周队身边,又眼睁睁地看着了周队沉思一会儿说了一句烧烤吧。

他主动站到了离周队最远的地方,心中同情着不明真相的孙翔。

 

落座了以后周队的左右手分别是江副队和孙翔,杜明默默地赞赏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的勇气,又给了江副队一个现实会让你更坚强的表情。后者神色落魄,连连说我一定努力,当即握住了桌子上的铁夹。

可再看孙翔坐下了好半天还是没个动静,他靠在沙发背上玩着手机,筷子都不碰一下。

那边江副队早已满头大汗,总算烤好了一块牛排给周队夹了过去。

牛排在周队的盘子里呆了顶多五秒,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起了手机的孙翔给顺走了。

「烤好了?我看看。」孙翔的动作从头到尾都带着理所应当得流畅,一戳一挑,觥筹交错间杜明还以为自己看到一叶之秋拿着矛使出了天击「还行,就是烤得有点过,下一块多撒点孜然。」

「好。」周队注视着孙翔,温柔地答应了一句,然后又掉头看向了江副队「多点孜然。」

「……」杜明发誓他看到江副队的额头上暴起了一根青筋。

 

这顿饭吃得杜明心惊肉跳,走出饭店的时候孙翔还摸了摸肚子说吃得好撑,准备散步回宿舍。

「你呢?」孙翔问一直站在他旁边的周队。

周队点头表示赞同「顺便去超市。」

「去超市干嘛?」

「买点泡面。」

目睹全程的杜明把下巴拴在腰上踏进了出租车。

「副队,你吃饱了吗?」杜明小心翼翼地问副驾驶上的江波涛。

「还行,肯定比小周饱。」江副队口气意味深长,别有所指地看了看马路牙上正肩并肩散步的周孙二人。

杜明想了想觉得可能生活技能这东西和身高成反比。周队长得高,难免有点天然呆。现在来了个孙翔比周队还高上了四厘米,再蠢一点也可以理解。

「可能180以上的空气真的有毒啊。」杜明发自肺腑地感慨道。

 

半夜杜明口干舌燥地醒来,发现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已经空了。做了半天的思想斗争才决定去厨房打点水,同时也更坚定了再也不吃烤肉的决心。

他抓着玻璃杯迷迷糊糊地往厨房走,路过孙翔房间的时候发现他的门大敞着,孙翔隔壁的周队房门也一样,杜明想这两人不会还没回来吧,不过他半梦半醒的,也懒得去看一眼。

快进厨房门的时候杜明发现不对劲。

厨房桌台旁站了两个人,背对着他的应该是周队,面对他的人被挡住了脸,但是根据露出来的头发和小半截额头能勉强断定是孙翔。两人都穿着睡衣,周队一手还越过孙翔的身侧撑在桌台上,手边摆着杯泡面。

杜明想周队这得饿成什么样子了,半夜还要出来煮面吃。正准备打声招呼倒了水回去,就看到孙翔伸出手,一只绕过周队的肩膀搭在他的后颈上,一只按着周队的后脑勺。

杜明一下子睡意全无,清醒地站在走廊的阴影里,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周泽楷你行不行。」孙翔声音很小,但是夜晚的寂静暴露了他语气里的笑意。

下一秒周队也抬起手,从杜明的角度看不清楚,估计是托住了孙翔的脸颊。接着周队稍稍偏过头往前凑了凑,孙翔发出了一声含糊的呜咽声。

杜明手里的玻璃杯就这么啪地砸在了地砖上。

孙翔一把推开了周泽楷看了过来,目光里带着杀气。

「你们继续!我不是故意的啊对不起求放过!」杜明水也不想喝了只想立刻回房间。

「算了我也去睡觉了,周泽楷你别忘了把泡面吃了。」月光下孙翔的脸也很明显地泛着红,一脚跨过地上的碎玻璃碴扬长而去。

周队也跟着,杜明听着他路过自己的时候似乎说了一句「我们继续。」

 

第二天早上起床以后杜明看着吕泊远义愤填膺地诉说着他是如何差点踩到厨房门口的碎玻璃,又是如何把一碗涨成了馒头的泡面给倒掉的经历,默默低头喝了口稀饭。

 

-02-【江波涛为你揭开轮回战队迟到的真相】

<<< 

Q:江副队,恕我冒昧,但是今天的采访对象应该是孙翔?

A:是这样没错。不过他临时出了些状况,可能会迟到一会儿。

Q:那真是难办啊……在那之前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A:当然可以,我为孙翔所造成的不便道歉。

Q:那么……孙翔加入轮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有什么特别想对他说的吗?

A:从副队的角度,我希望他有时间可以读一读队规,了解一下轮回的内部制度。从一个朋友的角度,我想告诉他年轻确实是资本,但也要注意身体,过度放纵自己还是有可能会影响出赛状态的。

>>> 

身为轮回的副队,江波涛虽然个子不高,但从来没觉得自己矮人一截。

即使是比自己高上五公分的一枪穿云,被训话的时候也是一愣一愣的(虽然他平时也那样)。

但是孙翔以他185的身高成功挑战了江波涛的底线,并且毫不留情地践踏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

以前电视里看到孙翔,江波涛只觉得这人挺出挑,腿长什么的八成是角度问题。偶尔交战遇到了本人,江波涛先入为主地把他当成了后辈,根本没把他往185上靠。

等到孙翔真的加入了轮回,江波涛才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和他其实完全不平齐。

很多高个子都有驼背的坏习惯,看看兴欣的包荣兴就知道。但是孙翔没有,他的腰杆儿和他的自尊一样,时时刻刻挺得笔直。你和他讲话,他顶多耷拉下眼睛瞥你一眼,更多的时候是直视远方的。

所以江波涛通常选择和孙翔坐下来聊天。

但是他没多久就发现,游戏里总是肩并肩的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关了电脑也还是喜欢肩并肩。

周泽楷比孙翔矮上一点,不多,但是绝不是能眼睛对着眼睛说话的那种。

江波涛就好奇这人怎么受得了孙翔那一把铮铮傲骨,后来他转念一想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肯定只有听的份,也就默认了这种设定。

紧接着江波涛就被打脸了。

有一次去别的市比赛他们得坐飞机,过安检的时候江波涛正好跟在周孙二人后面。他搁下自己的包,抬头看到周泽楷似乎是要叮嘱孙翔点什么,那个和江波涛说话时从不弯腰的人下一秒就微微低下头,耳朵凑得很近,边听还边漫不经心地嗯着。

江波涛想我好歹也是个副队,你这么区别待人真的好吗。

彼时杜明已经把这两人的恋情抖落得纷纷扬扬,全俱乐部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是紧接着江波涛又无法抑制地注意到周泽楷的队服袖口上有几道被黑墨水划过的痕迹。他记得昨天杜明故意拿孙翔开心,两人打闹间孙翔一不小心撞上了吴启的原子笔弄脏了衣服,为这事孙翔后来还揍了杜明一顿。

江波涛又瞅了瞅孙翔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的,和周泽楷这个人一样,领口也绣着一个挺帅气的Z。他左思右想觉得除了队长,轮回里没人名字带Z。

他什么都看到了,又什么都没说。

 

但是不说不代表他不介意。

比如说这会儿,本来是安排好的孙翔访谈,主角已经迟到半个多小时了。

记者表情也不怎么好,想必是听说过孙翔以前的恶迹,江波涛只能端茶送水地赔着笑脸,心想我出门的时候他不是已经换好衣服了,正要找周泽楷打领带吗。

想到这儿江波涛突然醍醐灌顶。

「请问孙翔还要多久啊?」记者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思路。

江波涛估摸着周泽楷持久力再好,再过十分钟也差不多应该结束了「孙翔昨天训练到很晚,毕竟这阵子的磨合期对他来说也挺困难。这样,我去帮你看一眼吧。」

记者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不管在外面多么风光靓丽,天才也是靠一点一点的锻炼积累出来的啊!」

「你说的太对了。」江波涛点头哈腰地走出了房间。

他不紧不慢地去了趟厕所,对着镜子整理了半天的发型,看看表才过了五分钟,就又打电话给肯德基叫了个外卖。然后踩着点儿去敲了周泽楷的房门。

开门的果然是孙翔,他衬衫纽扣还扭错了一颗,衣服下摆也露在外面,头发比起刚才乱了不少,呼吸还不稳。他身后的周泽楷倒是衣冠楚楚,看起来跟江波涛临走时没两样,不过地上几团面纸暴露了他。

同是男人,江波涛在闻到房间里的味儿的那一刻就明白发生什么了。

他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抬头紧紧盯着孙翔的眼睛「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采访了?」

「采访?」孙翔倚在门框上,语气很懒散。

「对啊!你想想你刚才来找周泽楷干嘛!」江波涛好奇自己上辈子造了多大孽,现在才要受这样的折磨。

他看孙翔眼珠转来转去,估计是记起来他其实是来找周泽楷系领带的了「抱歉啊副队,我现在就去。」

「你就这样就去了?你想红想疯了吧?」江波涛一把推开了孙翔「小周,领带呢?」

周泽楷满脸无辜,从椅子上找出来一条皱巴巴的领带,深蓝色的丝质布料上还沾了星星点点的白浊。

「……」要是面前有一把勺子,江波涛立刻就能把眼珠给剜出来「我给你三分钟,借孙翔一套衣服换上,三分钟之内出不来你们两个这个月奖金就别拿了。」

「他衣服太小了我穿不上!」孙翔哼了一声,满脸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什么穿不上啊,我看他的队服你不是穿得挺开心的嘛,还真以为自己有多高大啊」姜还是老的辣,江波涛四两拨千斤地打发了他。

孙翔张口结舌,周泽楷目瞪口呆。

「动作迅速点!」江波涛特潇洒地甩上了门,看看表估计能按时赶回记者那儿。

很快孙翔就穿了件浅蓝色的衬衫出来了,整个人青春有活力「对了副队,你有口香糖不?」

「没有,你要干嘛?」

「那你等我去漱个口啊,三十秒。」孙翔急急忙忙地往厕所冲过去了。

 

事后江波涛仔细回想,觉得很是好奇,为什么孙翔都凌乱成那样了周泽楷连个扣子都没解开啊,他没交过女朋友,于是去问了问经验丰富的吴启。

「你说他后来还漱口了?」吴启笑得一脸和谐。

杜明爱八卦,听到风吹草动就拼命往这儿凑「说什么呢?」

「没你什么事!」江波涛这会儿也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巴掌拍开了嘴碎的杜明「给我训练去!」

「老吴到底什么事啊?」

然后吴启和杜明两个人就跑到一边去嘀咕了起来,江波涛没想参与——他实在是不想对自己队友的情感生活有过于深刻的了解。

 

-03-【孙翔指导你如何用爱弥补四厘米的空缺】

<<< 

Q:这位戴墨镜的先生!有兴趣做个问卷调查吗?

A:嗯?没看到我在赶路吗?

Q:回答一份问卷可以拿到我们店的新品,芝士蛋糕夹心和黑巧克力的完美搭配哦。

A:……那好吧,快点。

Q:先生有恋人吗?

A:……算有吧……

Q:爱她吗?

A:………………这问题和蛋糕有什么直接联系吗?!

>>> 

遇到周泽楷以前孙翔是个处男,不仅仅是身体上,心理上也是。

高中的时候班级里不少男生眼巴巴地望着校花流口水,但是校花只对个子蹿得出挑的孙翔情有独钟,情书巧克力送了一大堆,孙翔照单全收以后来一句抱歉我暂时没这方面的打算。

校花梨花带雨,沾湿棵棵斑竹,转身和邻校备胎夫妻双双把家还。

孙翔耸耸肩吃掉了那盒巧克力,回家打起了荣耀。

进入职业圈以后竞争激烈,他更没时间思考什么男女私情,听到队友谈论荤段子还会下意识地回避。

就是这样的孙翔在进入轮回以后的第二个月就无可救药地坠入了爱河。

 

当时他声名狼藉,所有人都戳着他的脊梁骨,指责是他拖垮了嘉世。网络里舆论纷纷,更有好事者恶意散布各种花边新闻。

他表面不在意,但夜深人静了难免睡不安稳。抓起手机上了论坛,又是满篇的中伤。

和新队友的相处也算不上融洽。孙翔本就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很多时候虽不怀坏心,但也会被人误解成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小翔你别太在意那些人怎么说了,」吃晚饭的时候杜明端着盘子坐到孙翔旁边「人红是非多,最好的办法就是证明自己。」

孙翔嘴上说着嗯,心里想这话被你说出来完全起不到安慰效果。

他抬头看到周泽楷坐在自己前方三四张桌子的位置,周围挤得满是队员,心里有种苦涩的羡慕。

即便是他还是嘉世队长的时候,吃饭也总是形影单只。周泽楷这人和他差不多,也说不出漂亮话,为什么就这么受欢迎呢。

难道长得帅就这么重要吗,孙翔摸着脸想。

周泽楷可能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抬头朝这边看了看,周围的人也停下了打闹,纷纷望了过来。

孙翔尴尬地低头刨着碗里的饭,倒是杜明乐呵呵地和队友们招手打招呼。

「……一起吃?」周泽楷在一片安静中用不确定的语气说。

「好啊好啊,小翔咱们过去那张桌子吧!」杜明端起面前的托盘,迫不及待。

那边队友们的表情不一,但大多复杂,孙翔涉世未深,但这种气氛还是读得出来的,他放下手里的筷子,「不了,我吃完了,先走一步。」

说完就匆匆离开,临走前看到不少人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心里不由苦笑。回宿舍取了账号卡就去了训练室。

他想杜明说的或许也没错,证明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实力。

然后他刚踏进训练室就看到周泽楷背对着门坐着,面前电脑上开着荣耀。

「周队也来练习?」孙翔硬着眉头打了声招呼。

「嗯。」周泽楷回头看了看孙翔,表情一如既往的空白「坐。」

孙翔开始后悔自己刚才就该回去睡觉,没事还真把杜明那逼的废话当真理,他肯定是脑子被枪打了。

他按着周泽楷的示意坐了下来,插上账号卡也打开了荣耀。

「PK?」周泽楷说得简洁,孙翔思考了半天才发现这是个邀请。

「行,你把房间号和密码告诉我。」

他想和一枪穿云PK很久了,无奈入队以后一直没有时间,听到周泽楷主动要求当然是欣然同意。

这一场他打得欢畅淋漓,手下速度直飚极限,能感觉到那边周泽楷也是毫不留情。整张地图被毁了百分之八十,两个角色纠缠了将近二十分钟,一枪穿云才带着百分之五的血站在倒地不动的一叶之秋旁边,赢得很艰险。

「再来!」孙翔没等周泽楷同意就开了下一场。

紧接着他又和周泽楷PK了几个回合,一枪穿云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到最后居然十分钟不到就取得了胜利。

孙翔正准备再发邀请,就被周泽楷按住了手。

「干嘛?」他这会儿正兴奋着,对对方的这一举动极为不满「害怕我赢?」

周泽楷没说话,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到游戏界面上显示一枪穿云到现在的胜率是百分之百。

他又回头看了眼周泽楷,对方表情很是直白,一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架势。

孙翔就这么被周泽楷的直白和他百分之百的胜率给惹毛了。

「靠!」他泄愤似地扔掉了手里的鼠标,猛地站起了身「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除了有一个牛逼的账号以外一无是处?」

周泽楷坐在那儿一言不发,昂着头直直注视着孙翔的瞳孔。后者干脆当他是默认,弯下腰一手抓住他的衬衫领口,膝盖抵在他双腿中间「你他妈倒是说话啊?」

孙翔想要是周泽楷敢说一句是他立刻就打得他半年接不了广告。

谁知道周泽楷只是拍了拍他的手背,睁着大眼睛很无辜地来了一句「你饿吗?」

「什么?」孙翔以为自己听错了。

「有蛋糕。」周泽楷看起来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想了想还补充了一句「巧克力味。」

「……」孙翔缓缓地松开了抓着周泽楷衣领的手,觉得自己特傻逼,别人估计也没把自己当回事,他还在这儿激动半天「随你吧。」

这话说得颓废,孙翔没骨头一般地跌坐回了椅子里,又重新登上了荣耀。

周泽楷一声不吭地从桌子底下掏出了块茶杯蛋糕,放在孙翔手边。

孙翔看也没看,继续打着手里的游戏,视线却有点模糊了起来。

紧接着他感到一双干燥温暖的手抚了抚自己的脸颊。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周泽楷说完又轻轻地拍了拍孙翔的肩膀,接着走出了训练室。

面前的boss把突然停止不动的一叶之秋杀得遍体鳞伤。

孙翔怔了半天,才吸了吸鼻子端起面前的蛋糕,边吃边哭,一勺下去满是咸味儿。

但他突然就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小翔!我听副队说你和周队两个人,那什么什么了?」杜明把手放到嘴边,做了个很猥琐的性暗示。

孙翔反应过来以后立刻红了脸「靠!乱说什么呢!」

「别不好意思!都是兄弟!」

孙翔二话不说对准杜明的脸就是一拳。

 

他昨天访谈以前找周泽楷去给他打领带,扯着扯着那人也不知道犯什么病,突然凑上来吻起了自己的下颚。孙翔被他弄得有点痒,习惯性地颔首去找周泽楷的嘴,半推半就之间自己衣服扣子就全被悉数扯开,领带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这时候周泽楷的手已经顺着孙翔的西装裤边缘伸了进去,孙翔挺舒服,但是也还算有节操「你……慢点儿……嗯……我待会儿还有……嗯……采访……」

周泽楷加快手速,没多久就带着一手粘液往孙翔后面摸。

「靠!」孙翔想大白天就这么露骨有伤风化,一把推开了周泽楷,结果垂下眼睑就看到对方一脸不情不愿的委屈。

「下不为例啊!」孙翔一咬牙,把周泽楷推到了后面不远处的椅子上,然后单膝跪地埋在了他两腿之间。

孙翔一手扶着周泽楷的大腿,一手拉下对方的裤子拉链,里面那根就直挺挺地跳了出来。他伸手抚了抚,觉得温度烫得吓人,早先建好的心理准备就又打了水漂。

「孙翔……」周泽楷拖着长音,一手插进了孙翔的头发里,稍稍用了点力,禁锢地孙翔只能往前,不能后退。

孙翔心里一边想着周泽楷要是敢用刚才沾了精液的手摸自己头发他就把他鸡巴给咬断,一边试探性地伸出舌尖舔了舔。

他满鼻子都是麝香味儿,反而因此放开了不少。他抬起头看了眼周泽楷,对方眼睛微闭,双唇间偶尔泄露点喘息。孙翔咽了口口水想他有时间一定要把周泽楷给办了。

完事儿以后孙翔满嘴精液没地方吐,只能苦着脸全咽了下去,周泽楷用不知道哪儿找来的布给他擦了擦嘴(后来才知道那是他领带),两个人互相看着正准备交换一个温存的吻门就被敲响了。

门外的江波涛表情绝对不是什么高兴。

 

-04-【周泽楷手把手指导如何攻略有身高优势的恋人】

<<< 

Q:自从孙翔转来轮回,周队长你就不再是队里最高的了吧?

A:……大概吧。

Q:会觉得有心理负担吗?

A:……应该没?

Q:气场强大果然就是不一样啊!

A:也不是总比我高……

Q:诶?

>>> 

恋人比你高的话,让他跪下就好了。

 

End.

----------------------------------------------------------------------

写完了我才发现我又爆了字数(对我自己呵呵)

想要表达的是孙翔虽然比周队高,但是干柴烈火了以后还是得卑躬屈膝地帮周队口!(请原谅我拙劣的描写_(:з」∠)_

昨天看到身高表的时候我正在撸傻白甜的梗,刚写到孙翔穿周泽楷的校服还有点大……(一脸血泪

总之这一篇就是为了迎合一下官方啦ww所以不要介意我随意的文笔和天马行空的思路qwq

写到最后也没有点题,几乎是没有说到什么身高差四厘米之类的……

四厘米真的太短了我还特地用小尺比划了一下,可是说出来的时候就无端地萌啊嘿嘿



评论(36)
热度(1382)

© 九公升汗水 | Powered by LOFTER